遥香 - 第009章 儿时 粉面商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出门的时候天上飘起了细细的雪花,压了一早上的灰云总算舍得莅临人间,雪不大,非常贴合江南纤细的风姿,也很薄,刚吻上大地就被杭城的热烈融为一滩柔情,打在人的身上脸上,也只是冰冰凉凉的醒下神,待到进了任府后院,石板路两旁的迎春像是渗出了一层糖霜,这是清凉的甜蜜,像待春的爱情。

    乔升平撑着一把油纸伞,六子提着从福盛斋带的糕点,今天任府后院伺候的下人明显比前两天忙碌,高伯给乔升平引路,“姑爷来的巧,今儿小姐也在府里,我领您过去。”

    要不说人老了都成精呢,前两次高伯可没给乔升平引路,我估摸着高伯是怕少奶奶和乔升平打起来,我心说高伯您多虑了,要打等不到这时候,在乔府就下鞭子了!

    “诶!劳烦高伯!”

    我特佩服乔升平的一点就是他在长辈面前明礼懂节,跟他的字一样,‘温谦’,温和谦逊,就是帅不过3秒,礼不过3句,我就没见他憋过三句话还能保持君子谦谦之态的时候。

    偏厅里地龙烧的正旺,本以为少奶奶是陪哥哥才没出府,进屋后才知道,原来今日任府有客。

    少奶奶还是早起见乔升平时穿的那一身装束,她手里正拽着一位美人的袖子,少奶奶歪着头不知道刚说了句什么,此时美人低头娇笑,听见有人进来惊了一下,看清是乔升平后瞅了一眼少奶奶,少奶奶原本明艳的脸上顿时起了一层扬尘。

    “辛小姐也在?”三个人一看就认识,乔升平对着美人呲牙一笑,来了一句最不适合开场的开场白。

    “我就说我来的不是时候,白耽误你们小两口说话……”辛小姐扔了一颗酸果子后又看住少奶奶,“我回去了,你刚说的我都明白,我记心里了!”

    “我送辛姐姐!”

    少奶奶送辛小姐出偏厅,六子把糕点盒子放下后早不知跑哪去了,乔升平一个人进到内室,伯安大哥身后靠着两个软枕,见他进来笑笑,撑了一下床,乔升平快走两步扶住伯安大哥,把他身后的软枕正了正,床边放着一把酸枝木铺了软垫的小杌子,乔升平顺势拉过来做到床边,他心里装着愧,到没有平时那么嘴快,进来这半天难得的安静。

    伯安大哥听了听外间的动静,“依依是不是去过乔府了?”

    “伯安大哥,乔府也是依依的家。”

    “我知道,你们一起长到大,我知道她也知道你,你们两个闹了二十年也没闹成仇家,最多就是个冤家,你也不用替她瞒着。”

    伯安大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踌躇片刻才说,“我跟父亲都心疼她,她嫁到乔府我们也放心,可她那个脾气向来不服软,你得多担待。”

    “伯安大哥别这么说……”我难得见乔升平这么一本正经还深情款款,就是可惜,如此深情少奶奶瞧不见,“小时候依妹拿弹弓打草蛇的时候我就羡慕她活的明艳,那时候她用草蚱蜢吓唬我,还骗我爬假山,说我要是爬上去了她就教我编蚱蜢,我傻乎乎的就跟着她做了。娘害怕我出事情,常把我关院子里,我那时候唯一盼的就是任伯伯带依妹去乔府……”

    原来乔升平也有笑的这么温暖的时候,我也觉得心里暖暖的,许是我跟着乔升平时间长了,总能轻易的感受到他的喜怒哀乐,我捧一张花花脸陶醉在乔升平的回忆里,连外厅有人走近的脚步声都懒得理了。

    “依妹总不愿意跟我玩,嫌我闷,她会的那些我连见都没见过,后来我就让六子出去学,学会了就教我,我好不容易学会了依妹也不玩儿那些了,我这些年净跟在她身后跑了,早习惯了,她要哪天等我一秒我该不知道怎么办了。”

    “呵呵呵……她跑回来跟我说认识个闷葫芦,嘴里说闷葫芦没意思,可每次都变着样的给闷葫芦收拾她那一堆鸡零狗碎,你第一次来任府我还奇怪闷葫芦怎么比她还闹腾,我好不容易遇到个能陪我下棋的,结果还是个坐不住的,你呀,没想到竟是个歪嘴葫芦!”

    伯安大哥笑,乔升平也笑,笑够了乔升平才说,“没想到陪伯安大哥两天,反倒害伯安大哥生病,是我思虑不周。”

    伯安头往软枕上一仰,“是我自己贪心那!我想看看你为了依依能做到什么地步,甜言蜜语可算不得数,我这罪也算是没白遭!”

    外厅的脚步声慢慢的踱出屋子,踩在门前的台阶上我才听出,原来是少奶奶!少奶奶刚刚一直在偏厅!

    伯安大哥不能久坐,从辛小姐过来到跟乔升平说完话,他脸上已经生出了隐忍之色,乔升平扶着伯安大哥躺好,高志聪和六子在耳间听到乔升平出来的声音,一个去里间伺候,一个跟着乔升平往外走,乔升平跟大舅哥的这场近距离接触算是功成圆满,脸上藏不住的笑意,看的六子摸不清原委。只有我,我可是知道全部经过的,我私心里想着不把少奶奶在偏厅的事情告诉乔升平,我给他攒着,什么时候他同意帮我捏脸我也有筹码不是?

    雪停了,浅浅的小水洼点缀在石板上,房檐上偶尔滴下一两滴雪水,叮一声、咚一声的敲在檐下,跟着人的步伐,像舞蹈的冬不拉。迎春枝蔓上的雪也在‘滴滴答答’的渗入根下,入眼的到处都是消融,化的却不止冬月的尾巴。

    还没走出二道门,高伯从后面跟上来,来留乔少爷用午饭!

    守得云开见月明,乔升平盼这一顿饭不知道盼了多少个日夜,上次从小芍药那回来还嘟囔少奶奶没留他呢,高伯来请等于是少奶奶来请呀!谁不知道任老爷这会儿在上海?

    午饭是留下来了,但是少奶奶没出席。

    伯安大哥刚躺下,乔升平总不能还去伯安大哥房里,他从二道门转回来,想去少奶奶房里偷一眼,结果他围着任府走了一圈也没敢进少奶奶的闺房,恰好坠儿从屋里出来,乔升平张张嘴,努力半天也没问出那句“你们小姐在房中吗?”,眼巴巴望着坠儿行个万福去了偏院厨房。

    乔升平戳我,“你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没法力呢!”

    只能怪我喽!我也想恢复法力呀!

    乔升平把任府能踩的地方踩了个遍,但是仅限于少奶奶闺房附近,六子实在跟不下去了,就要去找高志聪,乔升平摆摆手把六子打发了,我也跟不下去了怎么破?

    我心思转了转,乔升平!想不想知道少奶奶在屋子里都说些什么?你想不想知道没外人的时候少奶奶怎么看待你?

    “你有办法?”

    有是有,不过我怕我说了你又要把我扔炭盆里……你能不能保证不扔我?

    “赶紧说,要是有用就不扔!”

    你可以把我丢少奶奶闺房外边那个花池里,我能听见里面说什么,天黑前你在把我取走就行了。

    乔升平两眼放光,对着我贼贼一笑,“你应该懂规矩吧?”

    懂!懂!不该听的不听,我要是听了你把我扔炭盆!

    我话是这么说,其实心里想的是,只要乔升平别再带着我踩任府的石板就行,你踩就光明正大的踩,跟个贼似的总围着少奶奶闺房转算怎么回事,也不怕任府的人笑话!我个没脸的都替乔升平臊得慌!

    有了我的保证,又加上乔升平确实心里痒痒,想要多了解少奶奶信息的欲望最终战胜了乔升平的君子信仰。

    乔升平把我从荷包里拿出来,又开始在少奶奶闺房附近踩石板,经过我们说的那个花池的时候,我顺着乔升平抬手的力道滑进花池里,乔升平这回终于转悠去了前院,只是苦了我被埋在一堆烂泥里,化开的雪水泡过的泥,齁冷齁冷的!

    我对着空旷的院子,这日子,真是糟心遭罪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