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香 - 第008章 莲花 粉面商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少奶奶手里的鞭子拧的嘎吱作响,我总觉着自己这身铜皮怕是不保,毕竟我如今正挂在乔升平身上,少奶奶这鞭子要是偏个一寸半寸的极有可能抽到我身上。

    此时,我恨不能从乔升平身上滚下来。

    乔升平肉体凡胎,其实比我还怕,他哆哆嗦嗦的瞄着少奶奶手里的皮鞭,那个无辜又无助的小眼神,虽然我也盼着少奶奶看在他这么弱鸡的份上饶了他,但是很明显,少奶奶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来的清明,乔升平这副做相并没有引起少奶奶的半点同情心。

    “你平时连1小时都坐不住的人,怎么会跟我哥在屋子里闷一天?”少奶奶声不高也不急,就这么眼锋凉凉的看着乔升平,屋子里霎时比院外还要冰。

    “依妹!我……不是我找伯安大哥下棋,是伯安大哥拉着我陪他,我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哈!合着还是我哥自找的了!”少奶奶手里的鞭子在空中打个响,我差点跪了。

    “不不不……不是!依妹,我都冤死了,你得听我解释!”

    “行啊,我这次给你机会解释,省的你喊冤!”

    “咱能不能先把鞭子收起来?”

    对!对!对!我也觉得还是把鞭子收起来的好,太渗人了。

    少奶奶也不吭声,但是她终于把那根小牛皮鞭放在了桌子上,少奶奶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椅子上等着看乔升平如何舌吐莲花,少奶奶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就好像再说:要伸冤就赶紧伸,完事好送你上路!

    这不是听你申辩呢,是在给你最后的时间缅怀人生,我在心里给乔升平点上一根蜡,默默的祝福他,希望阎王都不愿意收他这个讨厌鬼。

    乔升平拉开少奶奶对面的一张小杌子,麻利的给少奶奶续茶水,也给自己翻开一个茶杯,然后开始了自打我认识他以来最辣眼睛的一场表演。

    “依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找伯安大哥确实存着没说的心思,我想让伯安大哥替我在你面前说说好话。你不知道,我在屋子里待的浑身难受,可是我动都不敢动,生怕伯安大哥不高兴,我真没想到会害他生病!”

    少奶奶眼梢撩了乔升平一眼,乔升平打蛇上棍,“那天梦罗把我问住了,我才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但婚期这事我真的表明态度了,我以为你后来想通了,我还高兴了一个多月。直到礼成,我从你手里拿开花球,看见你手上绑着红棉绳才觉得事情不对,那天也没见到坠儿和刘妈,我派六子去任府才知道,你不同意大婚,被关了一个多月,连坠儿和刘妈都不让伺候你了,六子跟我说完,我特地从酒席上跑去任府接来坠儿和刘妈,我不就是怕你委屈吗!”

    少奶奶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拿着茶杯的手不像起初那么僵硬了,乔升平欠儿欠儿的又往少奶奶杯子里续水,我险些没脸跟人说我认识乔升平,而且这个人,居然还关乎我的捏脸大事!

    乔升平把头一低,幽幽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茶壶开始小声咕哝,“我知道你怨我,伯安大哥是心疼你,我就想,伯安大哥怎么高兴怎么来,能让他顺顺气估计你也能听我说几句话,我去任府那么多次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里也挺委屈的……”

    少奶奶哭笑不得,张张嘴,“乔升平,你行啊,绕了一圈你一点不是没有全是别人的!”

    “没有!绝对没有!你现在跟我说话了,我比灌了蜜都舒服,委屈什么呀?我不委屈!”

    少奶奶把皮鞭往手里一带,乔升平刷拉一下从杌子上起来,站的笔管条直的,“依妹!你……你可是说过不再拿鞭子抽人的!”

    我还没从乔升平的一惊一乍里反应过来,就听见鞭子‘啪’的一声脆响,然后是少奶奶阴恻恻的一句:“不抽人!我抽畜生!”

    望着少奶奶扬长而去的背影,我问乔升平,抽你哪了?

    “看热闹有意思是不是?你少奶奶是去牵马了!”

    你吼什么吼!就会对着我凶!我白关心你!

    一直看着少奶奶出了乔府大门,乔升平一个仰卧倒进书案旁边的黄花梨的贵妃榻上,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昨天还答应伯安大哥今天继续,这下倒好,我是去还是不去呀!”

    你还敢去?

    “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伯安大哥?伯安大哥这次生病怎么说也有我的原因。”

    那倒是,就是没你这层事情你也应该去慰问,诶?我觉得事情不对呀!少奶奶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你还想怎么样?我好不容易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可别再来一次了!”

    当然是嫌雷声大雨点小了!少奶奶那鞭子怎么就没落下来呢?但是这话我也就想想,可不敢让乔升平知道,嘿嘿嘿……

    诶!乔升平,你不是让六子出门了吗?他怎么还不回来?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六子就跟踩着风火轮似的从外面跑回来。

    “少爷,您让我打听的事情我问着了!”

    去后院见少奶奶之前,乔升平让六子去打听少奶奶从哪过来,六子人精,不光问到了少奶奶从哪来,还把任府的消息也一起带回来了。

    少奶奶之前一直在各个茶店巡视,在有1个来月就要过年,这不光杭州城的达官贵人府上在准备年前的采买,其他省镇也是如此,除了春茶采摘,年节之时便是茶店最忙的时候了。

    少奶奶与乔升平大婚,又赶上即将过年,任老爷往年这个时候也是不出门的,但是前几天上海来电话说次年的春茶预定较往年上涨,需要各茶号前去商议次年春茶的供应,说白了就是要缩减茶店的销售和茶行的供给,再就是显可预见的明年毛茶的收购价格必将哄抬,毕竟这个时候需求加大是不可能从种植入手的,茶店好说,任家茶号所供的茶店都是自己家的,问题主要是茶栈和茶行。

    茶栈要各茶号都把自己能拿出的最大供货量报个数,其实也是要茶号做保证,看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茶号来说,茶栈、茶行那都是财神,茶栈主出口,茶行主内销,哪个也得罪不起,稍不留神就可能损失一条销路,任老爷这才赶往上海,希望能在年前把茶栈的事情解决掉,如此一来,家里这些茶店的事情就只能少奶奶去照看了。

    少奶奶这两天每天都忙着在各个店里奔波,很晚才回任府。梦罗在院子里关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她去茶店替乔升平解释完婚事的原委,就跑去跟她的同学逛街了。

    伯安跟乔升平下棋的事情梦罗也跟少奶奶讲了,少奶奶当时听了还觉得她哥这整人的法子也是别出心裁,本来这两日心情不错,没成想昨天回府就遇到大夫在府中出入,不用问她都能想到是谁身体有恙。

    “少奶奶今天没去茶店,是从任府直接过来的,我还打听到,昨晚上泰山堂的大夫出诊任府,说是伯安少爷病了。少爷,我跑了一趟泰山堂,泰山堂昨晚出诊的大夫说伯安少爷是经脉不畅,大夫还说,伯安少爷本就身有旧疾,不宜久坐,这次导致气血逆行是自己逞强。我遇到高志聪去泰山堂给伯安少爷取药,从高志聪那我还知道,少奶奶怪你们下棋没节制,伯安少爷把下棋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了,少爷,您这两天没白遭罪!嘿嘿嘿……”

    难怪雷声大雨点小,少奶奶来质问乔生平是心疼哥哥,鞭子没抽下来估计也是心疼哥哥,有伯安大哥替乔升平挡着,少奶奶也就是来出出火气,不会真的把乔升平怎么样的,早知道我就不用跟着担惊受怕了,害得我差点七窍生烟。

    “哈哈哈哈……还等什么,跟我去任府!”

    没想到乔升平的曲线救国见效了!刚才提起去任府还满面愁容呢,一个转脸就热情高涨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