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香 - 第006章 法地 粉面商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还沉浸在伯安大哥的一身风华中无法自拔,就听伯安大哥温和一笑:“劳大家挂心,风寒而已。”

    我终于理解耳朵怀孕是什么感受了,小芍药的嗓音是清凌凌的山泉水,明瑾是一匹华光内敛的丝绒缎,而伯安的声音却是一把泡在陈酒里的古陶勋,饶是我在孩儿巷听了十来天的天音也被伯安虏获了。

    我又偷眼打量四周,对窗的方向是一排书架,占了整整一面墙,紧挨的一扇墙上挂着“权衡诚悬”,另一侧墙面则是“绳墨诚陈”,在这一书架两幅字围起的厅中条案上,供着一丛水竹,托着这饮水君子的是一只八足的青花瓷盆。

    我又仔细看看,窗棂上的花纹好像也是翠竹,玻璃嵌在竹节之中光洁透亮,穿入玻璃的阳光被滤掉冬温摇曳在书案上,那上面还有伯安刚放上去的一本《禹贡》,我将目光又转到伯安身上,细瘦的身条,这是常年久卧才泄去力量的身体,我在心里捧起一张包子脸,要是我能将脸捏成实体,定能让伯安大哥看看我这哀婉扼叹的愁容,心好酸的说!

    “前次过来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陪伯安大哥说说话,伯安大哥可别怨我。”乔升平这笑里藏歉的一句话真酸,好不习惯他这个样子,伯安大哥文雅是真文雅,乔升平文雅就像酸橘子掉醋缸,真是果子不是果子调料不是调料,别扭!

    乔升平哪次过来不是要接少奶奶回乔府?还真没一次顾上伯安大哥的,伯安会心,也不点破乔升平,呷了一口茶:“我也闷得慌,不若你陪我把上次的棋走完?”

    我差点笑岔了气,乔升平下棋?他能坐的住?

    乔升平估计也没想到伯安大哥会邀他下棋,后来我问他,他们上次下棋是什么时候?乔升平瞪着我说是5年前,他不光被伯安大哥杀的片甲不留,而且还被摁在屋子里一天没出门,想想乔升平要是一天不能出门得什么样?哈哈哈……容我笑会儿……

    来的时候我们是跟梦罗小姐一起出的门,路上梦罗给乔升平出主意。

    “哥哥,我觉得你要想把嫂子接回家得换个方式!”

    “我还用你教?”乔升平甩开梦罗,一个小丫头懂什么!

    梦罗锲而不舍,“嫂子对哥哥又不是无情,但哥哥怎么总是扑空呢?我依依姐的脾气,要是真不愿意嫁,任伯伯怎么可能绑得住她?所以说呀,你们这些臭男人,总是不理解我们女孩子的心。”

    “好好跟哥讲讲!”

    我挂在乔升平身上,感到乔升平心里有颗扣子‘吧嗒’一声脆响,开窍的前奏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前边正好是个咖啡馆,乔升平也不着急去任府了,在插着一只绢花的欧式咖啡桌前,他为美丽的梦罗小姐绅士的拉开座椅,隔着金边白瓷的咖啡杯,乔升平等梦罗小姐指点迷津。

    梦罗优雅的端起咖啡在鼻下轻轻转动,咖啡的独特香气随着划动的圆弧一圈一圈的袅袅升腾,乔升平等的不耐烦了,“美丽的梦罗小姐,您边喝边说,平民洗耳恭听!”

    “嫂子不愿意回家是因为讨厌哥哥吗?当然不是!”梦罗放下咖啡,“嫂子喜欢哥哥吗?”乔升平往前探探身子,梦罗看着哥哥的眼睛肯定道,“肯定是喜欢的,不然不会嫁给哥哥!”乔升平松了口气又把身子坐正,梦罗接着说,“嫂子爱不爱哥哥?”

    乔升平刚放松的身体又绷了起来,似乎梦罗下一刻要说的话直接关乎他的性命一样,可他这里等的心急难耐,梦罗端起咖啡又转起了圈。

    “到底怎么样?”

    “你可不许打我!……我觉的嫂子不爱哥哥,不过嫂子应该也没有其他喜欢的人。”

    乔升平抬起的手随着梦罗说少奶奶谁都不爱又放了下去,梦罗接着帮乔升平分析。

    “嫂子之所以不愿意结婚我觉得是因为放心不下家里,任伯母走了这些年任伯伯也没有续弦令娶的,任伯伯常年在外奔走,家里的事情不都是依依姐照看着?自从依依姐从学校毕业又把茶店的生意接到手里了,这几年任家的茶号风生水起,是任伯伯奔走经营的不假,可要是没有依依姐处理茶店的杂事,任伯伯也没有精力跟上海的茶庄、茶栈周旋,所以呀,任家现在是依依姐顶着半边天,任伯伯心疼闺女才让她赶紧嫁人,任伯伯是指着能有个人心疼依依姐。”

    “还有呀,你去城隍庙那次,就是摔断胳膊那次,依依姐是不是找你商量婚期延期的事?你没同意吧?最后还让任伯伯把依依姐关起来了,店里那么多事等着她,她被关在屋子里还看账本呢!”

    “伯安大哥到现在也没个人在身边,身体又不好,依依姐肯定也惦记着伯安大哥的事情呢……”

    梦罗一只手托在腮边,一只手端着咖啡,期期艾艾的又补上一句,“依依姐真不容易,你们都觉得是为她好,可其实你们最自私,哥哥,你要真的认定依依姐,你就得像个英雄一样护着依依姐!”

    乔升平怅惘:“城隍庙那次依妹确实跟我说婚约是父母定的她不反悔,想让我同意晚两年在过门,我当时同意了呀!后来说婚期照常,我以为是依妹想通了,行完礼才知道她那些天被关着,还让她爹绑了,她都同意了还想着跑,我也冤着呢……”

    乔升平你个二货!同意了还能跑!梦罗说你不懂女孩子你还真够榆木,你才不冤呢,你一点都不冤!

    “哥!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没开窍呢!”梦罗鄙视他哥,我也鄙视乔升平,乔升平的聪明劲全用在其他地方了,于情爱之事简直棒槌!

    乔升平张张嘴,想说什么没说出来,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猛灌一口,‘噗’的一声又全吐了,“真难喝!”他把咖啡杯砸桌子上抓了一把头发,好好的背头让他给扯的没了形。

    “不是?妹妹,你今天就是纯粹想挤兑我吧?你这说了半天一句正经注意也没有,还有城隍庙的事情,谁跟你说我没同意的?就是死囚犯还能喊两句冤呢,我这怎么就说不清了呢!”

    “依依姐跟我说的,我去看依依姐的时候依依姐跟我说的,说你大男人说话不算话,我想找你理论来着,结果被娘禁足了……”

    乔升平又薅了一把头发,“娘也知道?”

    “是任伯伯和父亲还有娘商量的,婚期定下来就不改了,我想替依依姐问问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娘就不让我出院门了,哥哥,你为什么不跟父亲提婚期延期的事?”

    “谁说我没提?从城隍庙回来我就说了!后来跟我说是任府定的日子我才把这事揭过去!这些天你嫂子连句话都不跟我说,我一直不知道她是多怨着我一桩!”

    哎!你是不是还以为少奶奶跟你玩情调,故意晾着你就为了听几句甜言蜜语呢?道歉没道到点上,活该不搭理你!

    乔升平吞口唾沫,“妹妹,那你跟哥说,哥要是把事情解释清楚了你嫂子能不能原谅哥?”

    “依依姐不是小气人,但我觉着光道歉……不够!”

    “怎么办?”

    梦罗跟乔升平又把事情从头缕一遍,“嫂子就是原谅你了也不会死心塌地跟你回乔府,嫂子心里装着茶店呢,哥哥要是真想把人接回家,那就要爱嫂子爱的,想着嫂子最惦记的,哥哥要是心疼嫂子就要有点男子汉的样儿!”

    最后兄妹两个兵分两路,一个去少奶奶那里替哥哥解释原委,一个去找少奶奶的至亲卖乖讨好。

    伯安大哥让人把围棋拿来,乔升平挪挪蹭蹭的挪到伯安大哥对面,我能感觉出乔升平的窘迫难堪,毕竟他不善对弈,也不会想到平日温温和和的伯安大哥会用一盘方圆来困着他,这算是替自己妹妹出气了!

    伯安大哥连教训人的方法也如此温和,可是我知道,乔升平这会儿正在流泪淌血。

    隔着方局法地、黑白纵横,乔升平也不敢妄动,他是来曲线救国的,哪怕一会儿被大舅哥杀得片甲不留也不能逃,自己造的锅扛也要扛起来!

    这棋一下就是一下午,东面的山墙上刚刚还能映出西天的红霞锦,随着落日越垂越低,冬月的薄暮开始爬出天际,在这朦朦胧胧的一层清烟里,乔升平带着我走出任府。

    停子时,伯安大哥约乔升平次日在战,“许久没有如此畅快了!明日温谦是否闲暇?来陪为兄手谈如何?”

    “好,好呀!与伯安大哥对弈增益良多,我也觉得畅快。”

    伯安大哥是不是真畅快我不清楚,反正乔升平肯定是不畅快,但是他不敢说,此时他捏着自己的眉心,许是正在发愁明日该如何应对,我觉得乔升平大可不必想什么对策,若是伯安大哥真的是存着替妹妹出气的心思,乔升平只要定时来给伯安大哥虐一虐就行了,他要真的棋艺大涨伯安大哥还怎么出气?伯安大哥又不能如同其他哥哥一样把乔升平摁在地上打一顿,就是有力气,按照伯安大哥这温和性子,也定是使不出如此暴力的手段的,估计会想个什么其他比试来虐一虐乔升平。

    好羡慕少奶奶有个如此疼她的哥哥,乔升平这曲线救国的策略困难重重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