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香 - 第005章 伯安 粉面商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觉得乔升平特别爷们儿,仗义!

    我从乔升平口中得知,原来吴婆子昨天根本不是去买米,她是去乔府见乔升平他娘了。

    乔升平去任府看少奶奶,少奶奶估计是还没消气,都没留乔升平在任府用午饭。自从小芍药生病乔升平就忙的跟长在长兴楼一样,好不容易得空儿去瞧瞧少奶奶,还没捞着好脸,当然了,乔升平说的是他心疼少奶奶,怕少奶奶辛苦才回府的,我可不这么认为,又不用少奶奶亲自下厨,谈何有少奶奶辛苦一说?你们说是吧!

    乔升平日常都是走正门回乔府的,可是那天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付,非要带着六子绕到后街走后门,我问乔升平是不是因为少奶奶没留饭他心里堵的慌,乔升平还跟我瞪眼,哼!让我猜着了就开始急眉瞪眼的,小心眼儿!

    六子眼尖,吴婆子刚从后门出来他就发现了,还有送吴婆子出来的王婶儿,王婶儿是太太跟前的人,也不知道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要干什么?

    孩儿巷都是乔升平新招的佣人,按理说吴婆子跟王婶儿没什么可来往的,她们在后门东张西望害怕被发现的举动怎么看都有事儿,乔升平和六子就躲到巷子拐角没出来。

    这一躲可不得了,就听王婶儿跟吴婆子说:“太太说的你都明白了?”

    “明白!明白!王姐姐放心,少爷去孩儿巷我指定留心!”

    “哪个让你看着少爷?少爷也是你配看的?”

    吴婆子倒是会讨巧,当即就给了自己一嘴巴:“我嘴笨,谢谢王姐姐给我提醒,是看着那兔子别让他咬人。”

    乔升平在巷子里猫着,本来就气儿不顺当,听到吴婆子这满嘴糟污的话头顶的火苗子都着了,他让六子跟上吴婆子,吴婆子这话一听就是冲着月风去的,恐怕还有自己那个爱操心的娘的授意,这事儿他要想弄明白还需谨慎着点。

    六子办事利索,当天下午就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吴婆子还没到孩儿巷就被小东子劫了,乔太太让吴婆子十天去一次府上,小东子掐着手指头算着呢。

    从他们的争吵中六子才知道,邱月风并没有生病,而是在乔升平大婚前夕被太太叫进府里赏了鞭子,始作俑者就是吴婆子娘俩,六子跟乔升平回禀,乔升平大婚前人手不够,曾让孩儿巷过来几个人,吴婆子就是那时候见到了太太,惯会卖弄的想着往乔府里面爬,就半真半假的开始编排,当时六子听到的是:“你个小王八羔子,要不是你老娘在太太面前讨好,哪来的这几个现洋!”

    “不就是邱月风想往少爷屋里爬这事儿?富升班一直都是太太的心头刺,等把这根刺拔了你也就没用了,到最后还是得指着你儿子我,把芬芬弄到手才是正经,赶紧给钱!”

    乔太太看不惯乔升平跟一帮戏子鬼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软硬兼施乔升平也没解散富升班,关长兴楼更是没可能的事儿,本来这事儿乔太太都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管了,没想到在他大婚当前让这个老婆子钻了空子,想想明瑾这几天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还有孩儿巷里,众人见到他问个安就恨不得马上遁走,合着这是谁都知道就瞒着他一个人呢。

    乔升平觉得对不住月风,他与月风相知恨晚不假,但月风那么冰清玉洁的人儿怎么受得了人如此埋汰?伯牙子期的境界凡夫俗子根本不懂!

    乔升平让六子把吴婆子叫到乔府,他领着吴婆子去给乔太太问安,以心疼母亲操劳为由要给乔太太院里添几个伺候的人,除了吴婆子他还让六子把他自己院里人拨出来两个。

    “这事儿不能硬来,月风其实是代我受过,我要是早点让母亲放心,她也不会受吴婆子的挑唆,我把吴婆子送去母亲院里让母亲自己处理,希望母亲能明白我的苦心。”

    你做孝子我不反对,你已经知道月风受伤了今天怎么还在他面前装?你都不知道,小芍药躺了七八天才能下床!我看不懂乔升平,不声不响的把吴婆子送到太太那里发落,又把张婶儿送去孩儿巷,他应该是关心朋友的才对,为什么不把事情摆到明面上给月风出出气?

    “你还真是没长心!月风费那么大劲瞒着我,就是怕我为他出头,他平白的遭受无妄之灾,说到底都是因为我平日里跟他亲近的缘故,我在为他发一通脾气他以后不是更不好过?我得让母亲相信,我不会被戏耽误才是正事儿!”

    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懂了?你以后别去孩儿巷了,你就是个瘟神,走哪哪倒霉!

    乔升平又拿起才放下不久的小锤子要敲我,我怕他把锤子磕坏了让他喝口茶顺顺气,乔升平把我塞荷包里就去睡觉了,好险!呼~差点变成核桃!

    我发现没了法力好像还不错,乔升平对我温柔多了,最最主要的是他如今去哪都带着我。

    以前他从来不带我见他的家人,当然了,去见少奶奶那次纯属喝酒误事,嘿嘿嘿……

    出了乔升平的书房,拐过一道院门就到了乔府内院,西跨院是乔升平的新房,我去过一次了对那里熟悉,东跨院是乔老爷、乔太太还有乔升平的妹妹住着,我跟乔升平嘀咕,他们家真大,他的一个书房居然占了外院半个院子。

    “哥哥!你今天要去任府吗?带上亲爱的梦罗小姐吧!梦罗小姐真诚的恳求您!”乔梦罗,乔升平的妹妹,乔家的二小姐,现在就读于女子大学二年级。

    我隔着荷包打量乔梦罗,这丫头赶时髦的烫了一头卷发,粉扑扑的脸蛋水灵灵的俏眼,这么可爱的妹子乔升平居然还能拉长一张脸无动于衷。

    “亲爱的梦罗小姐,您的西洋倒灶文学腔,实在是平民乔先生无法跨越的障碍,可以接受一个来自底层的平民的呐喊吗?”

    额!你们兄妹真会玩!

    “我都好长时间没见依依姐了,你带我去呗!我帮你把嫂子请回家,好不好?”梦罗期待的看着乔升平。

    “想跟就跟着……”乔升平转到梦罗的一侧,悄声说:“……帮哥说几句好话!”

    少奶奶从回门后就一直住娘家了,乔升平去请了两次都没请动,我特别好奇,新媳妇回门后不回婆家,怎么也不见乔老爷和乔太太生气呢?还有任老爷,您看着自己的闺女不尊礼数也不管教吗?

    乔升平肯定没少来任府,熟门熟路的就进了后院,过了二道门先是一段石板路,两旁没了叶子的矮丛应该是迎春和月季,乔升平跟高伯说了句“我去看看伯安大哥。”高伯也没给他引路,他自己就拐到了偏厅。

    随着乔升平把门帘撩起矮身进屋,屋内传出一个温温和和的青年男子的声音“温谦来啦。”

    “伯安大哥,几天没来看你了,身子好些了吗?”

    任伯安收起手中的书,从旁边窗户照进的阳光洒在他腿上盖着的毯子上,有小丫头捧进茶水,乔升平端端正正的坐到旁边酸枝木的椅子上,这时候我才看清,任伯安坐的是一架轮椅。

    一瞬的惊讶之后我的目光又回到任伯安脸上,伯安面色偏白,眉是凌厉的刀锋眉,但他眼中温和,就跟我最初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样,伯安面相阔朗,身上冒着丝丝的书卷气,因为这样一张脸,让你丝毫生不出酸腐的八股之感,反倒处处都透着一股儒雅,这是他这个年纪的人少有的风度,我观了又观,得出一个结论,伯安大哥简直甩了乔升平十八条街不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