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香 - 第003章 探望 粉面商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孩儿巷小院儿里一共5间正房,东西各两间分别是程明瑾和邱月风住着,一看就是台柱子的规制,月风工旦,明瑾工巾生,这几天月风病着明瑾没少往师弟房里蹭。

    程明瑾惯例下午看过月风就去长兴楼扮戏,按照我昨天的观察,他估计得半夜才会回来,小院儿里从日暮到午夜是最安静的时候,没想到今天倒回来的早了。

    在一众人熙熙攘攘的纷杂里,程明瑾在外间对着炭盆烤热手脸才掀内帘去了邱月风的屋子。

    “可是楼里有事儿?师哥今日怎么如此早?”邱月风也是个操心的命,你说你都下不了床了还矫情什么?每天都要等长兴楼散场,班子里人都回来了他才睡,人不回来你惦记着,早回来了你还疑心。

    程明瑾眼里身上聚带着笑:“别瞎想,是乔少爷想了个妙趣的法子,以后星期一、星期五长兴楼都不开戏,改茶会了,说是北平都这么搞,今天头一天。”

    “不做戏干喝茶?”

    “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问的!乔少爷跟我们讲了才弄明白……”我听见程明瑾不知是喝了口茶还是水,又听见杯碟相碰的一声,邱月风催他快说。

    “……你不是这些日子没法子做戏吗,乔少爷连着扮了两天西施就不干了,呵呵……你别看他平时做的跟你一般无二,真把头勒上,几个小时下来就软了筋,昨天下场让六子背上车的……哈哈哈……”

    月风也跟着矜持的笑:“他哪里上得了台?一个翻袖都要浑身的力气,看起来扶风的身段儿实是收着外泄的力道,他怎不知含着才是青衣的功夫?夸他两句还真以为自己成角儿了!”

    “所以他今天改茶会了。”

    我在程明瑾的书台上抖得身子乱颤,脑补乔升平让人背着出长兴楼的样子,我觉得肯定比他贴上片子还要滑稽,诶呀呀!只要乔升平不痛快我就舒坦。

    又听邱月风说:“我记得今天是任小姐回门儿的日子?乔少爷没陪着?”

    “哪能不去?听六子说乔少爷要跟任二小姐上一辆车,叫任二小姐撵下去了,下午任二小姐没回乔府,好像是任府有事儿,乔少爷是从任府直接去的长兴楼。”

    肯定不是任府有事儿,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我觉得十有八九是少奶奶躲着乔升平,就不信乔升平还能跑任府去耍酒疯!

    “一进长兴楼的门儿乔少爷就张罗着在池子中央清场子,说是今天不上台,也不叫扮戏,还把司笛司琴的师傅拉进了场子里,然后就宣布改茶会了,座儿上的宾客可以随意点戏,也不拘是昆腔还是戈阳腔,地方戏、杂戏小曲儿随便儿点,到最后连琴师都逼着唱了一段乱弹,别说!这法子还真不错,到最后宾主尽欢茶点还售出了不少。”

    “呵呵呵……他怎么这么能折腾!”

    程明瑾顿了顿,语气里多了些喟叹:“散场的时候乔少爷才说,他以往迷戏里的人物风流干净,痛快做了两天才知道戏里的人物也辛苦难耐,粉黛往脸上一扑,管你是什么生人不易鸣世不平,尽数都要藏在曲子里,若有一日伶人的风光可以不靠粉黛扮相儿,那才是伶人扬眉吐气的时候,听他这么一番,以往倒是我小看他了。”

    “早就跟师哥说过,他是个懂戏的。”

    第二天上午,太阳透过窗户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晒得我瞌睡虫都要爬出来了,冷不丁的就听见踩了我一脚的小东子在院儿里嚷嚷,吓的我瞌睡都没了,两天没听见这小瘪犊子的声音还以为他死外边了呢。

    “娘!给我拿5块现洋!”

    “昨天不是刚给你5块!除了睡觉就是吃酒,啥时光把我气死得了。”

    “快点!我知道太太给了你多少,要不然我去找少爷讨赏了!”

    “别嚷!别嚷!那是留着给你娶媳妇的,不能再花了!”

    我听出来了,感情小东子是那天迎出来的那位大婶儿的儿子,呵呵…….!能养出小东子这样的儿子肯定也不是个好东西,两个人窸窸窣窣的进了西厢房,就听小东子娘俩叽咕。

    “一共就20块,你昨天拿了5块,大前天拿了3块,真不剩多少了!”

    “全拿来,儿子可是去给您老讨儿媳妇,这么点钱都舍不得?等我把芬芬弄到手,她家的米铺还不是您儿子我的?别算不清账!”

    “可是真的?”

    “娘嘞~这可是您儿子的终身大事,我还能糊弄自己不成?您现在赶紧在弄点钱,我这新房都还没着落呢,您让我搁哪儿娶媳妇?”

    “我上哪弄钱去?就这还是太太赏的,大前天少爷过来我腿肚子都打转,也就是屋里那位面性,要是叫少爷知道了咱们娘儿俩都得出去睡大街!”

    “太太不是让你十天去一次府里?哪条腿粗抱哪条呀!”

    “这?我?这我也不能没事儿找事儿不是!少爷大婚后来的少了,前儿连里屋都没进就走了,要是以后都不来,我就是跟太太编也编不成呀!”

    “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没用的姆妈!赶紧的,钱在哪放着呢?芬芬还等着我呢!”

    我这是听到了什么?乔升平,我要是帮你把这两个祸害清了你帮不帮我捏脸?

    一上午的好心情被两只老鼠给搅了,这太阳怎么还不偏西边儿去?晒死了,我要不是青铜做的估计都着了!

    都两天了乔升平还没来找我,该不会是把我忘了吧?要不我自己溜回去?就这么办了。

    晚上开溜!

    我特地等到夜深人静才掐诀施法,两个飞天诀念完了我居然还在程明瑾的书台上?飞天诀失效了?我努力再努力,又念了一遍,还是没动!我还就不信了,不让用飞天诀我改遁地,可是遁地也失灵了!这不可能呀,我又试了试其他术法,结果我只是从书台挪到了地上,还差点把程明瑾吵醒,莫非是这个荷包的原因?我又念了一遍缩骨法想变回去,居然没成!

    啊~祖师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的法术失灵了~!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万事找爷爷,啥事儿都不愁!祖师爷爷年纪大了行动慢,我喊完了就开始等,但这次祖师爷爷居然拖出了他万万年的最慢节奏。

    祖师爷爷慢吞吞的打哈欠:“小时光呀!不要总是在爷爷睡觉的时候把人叫出来嘛!爷爷上年纪了嘛!经不起折腾嘛!”

    祖师爷爷,我法术失灵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嘛!世间自有定数,你不能随便使用法术嘛!用了要被惩罚滴!你等个几十年在试试喽!或者有缘人提前帮你捏好脸,你提前回来就可以了嘛!”

    不让施法怎么帮乔升平完成心愿?我还换个什么脸呀?

    “这个祖师爷爷也帮不了你嘛!小时光我跟你讲,下次不够2万字不要在喊我了,我要去冬眠!”

    你个水镜冬什么眠!怎么不直接冻冰块!可苦死我了……呜呜……!

    白折腾一晚上,第二天还是被程明瑾从地上拣起来又放在书台上,乔升平我想你了,你不在我都不敢开口说话,真怕被他们扔到什么道观寺庙里驱妖性,虽然你喊我镜子妖我不反驳,但人家实实在在的是个器灵呀~

    程明瑾上午去请了大夫来给邱月风复诊,来的是个小老头儿,尖生生的嗓子还拉风箱,这声音太辣眼睛。

    “我祝氏医馆~在这杭州城也是行了几辈子医~的~,祖上可是雍~正2年的太医院院使~,程老板~这是质疑老夫的医~术?”

    光听声音我都能脑补出一个撅着山羊胡儿、绿豆眼、尖嘴猴腮的小辫子,就因为程明瑾问了一句“药一直用着,可这伤怎么也不见消肿?麻烦祝大夫在费费心。”

    这小老头儿好一通不乐意,程明瑾还指着他开方子也不敢在说什么,刚送走了小辫子,没多会儿又领进来一个,这个人一进院子我就听出来是谁了,问我怎么听出来的?废话!我在他家镜子店住了200年,从他还是个娃娃我就认识他!

    陆震海跟在程明瑾身后直接进了邱月风的房间,陆震海还没说话呢,就听月风不干了。

    “你来干什么?师哥!师哥!……咳咳……赶紧送陆少爷……”

    “邱老板别误会!这几日去长兴楼没听着你的戏,昨天才听程老板说你身子不爽利,我说过不给你惹麻烦就一定说话算话,今儿就是来探望老朋友,坐坐就走。”

    诶呀?陆娃娃这是怎么惹到邱月风了?上个月不是才送了一面紫檀木的梳妆镜?

    “师弟,陆少爷……给你带了药,咱这……病不能拖着,那个祝大夫根本就没尽心,你又嫌换医馆惹人嚼舌头,陆少爷有药咱先用着,你要是怕欠下人情以后咱们给陆少爷单做一出……”

    程明瑾这话我听着舒服,刚才那个小老头儿张口就是御医不御医的,御医也是祖上蒙阴你跟着嘚瑟什么!我瞅他也没仔细给邱月风看!

    我这正腹诽呢,就听见邱月风差点没背过气去:“……呼~师哥……你说了什么?他能给我送什么药?……你知道我用什么?陆少爷,你的药月风用不了!”

    这什么矫情脾气?我们陆娃娃又给你送镜子又给你送药的,让你这么挤兑都没一句重话,你生的什么气?

    “邱老板别误会!不是程老板说的,是我刚在巷口儿遇上祝氏医馆的祝大夫了,我跟这人打过交道,确实有本事,祖上出过御医,不过人不怎么样,这药就是在他药箱里拿出来的,可见他是一早就给你备上了,估计是你们没上道儿他才没往外拿。”

    还有这种暗箱操作?小辫子一口官腔打的漂亮,怪道他这一趟阴阳怪气的!看不起人你倒是别进院儿呀,弄脏了乔升平门口这两棵冰清玉洁的老梅树小心他削你!

    就听见一个小瓶轻磕在桌案上的一声‘咔哒’,然后就是陆娃娃往外间走的脚步声,走出里屋前,听陆娃娃低怨问了一句:“你跟乔少爷能谈戏讲戏,跟我怎么就不能?”

    过了好一会儿,我都听见陆娃娃等的心凉了,抬脚带起了一声‘嚓’响,才听见邱月风带着点清冷寒梅的声音飘出来。

    “于公,他是富升班的东家,他花钱捧了我们,我们也帮他攒了财运,我们不欠他什么;于私,伯牙子期知的是音,干干净净的做戏,干干净净的做人。”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绝不脏了你的地方!”

    陆娃娃这一趟来的突然走的干脆,又留我老人家干瞪眼不知所措,诶,乔升平你啥时候来接我?你那边的情况我还等着往外写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