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人 - 第二章我会让你后悔 重生之最强投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他愣神间,沈益已经冲到面前。

    一把推开沈志梁,护住父亲,冷声说道:“你动我爸一下试试。”

    眼神像是要吃人。

    吓的沈志梁连退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老脸滚烫。

    见状,沈志涵劝道:“算了算了……他毕竟是你表叔。”

    “爸,你看不出来人家把你客气当可欺么?”沈益瞟了一眼被削的连一只脚都站不下的田埂,心里邪火直冒。

    记忆中,父亲永远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斯文模样。

    在别人眼里,怂的不像个男人,人人可欺。

    沈志梁就是个典型恨人富骂人穷的角色,把客气当软弱,没完没了。

    得寸进尺,都公共田埂都要霸占。

    这种人,自私至极!

    “小兔崽子你敢没大没小。”

    沈志梁见沈益没动手,胆气顿时壮了不少,阴阳怪气冷哼道:“小混混一个,装什么装。”

    “我儿子可是考上高中的,看看你那屌样。”

    “除了吃喝嫖赌你还会干什么?”

    “估计以后连饭都吃不起。”

    沈益恶名,在整个沈家山嘴无人不知,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念了。

    整天在街上游荡,十足的叛逆败家子一个。

    脾气上来,连自己母亲都敢打。

    动手他是没胆子,只能在嘴上逞能。

    可惜,这种羞辱的话,对现在的沈益,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

    闻言冷笑道:“沈志梁,记住你说的话。”

    “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欺负我爸。”

    说完,不再搭理这老无赖,拽着父亲朝家走去。

    看的沈志梁脸色青白交加,在背后骂道:“呸,还我后悔?”

    “跟你妈一个孬样,泼妇生的贱种!”

    这种恶言脏语沈益完全没当回事,心巴在父亲身上,上了大路才长长松了口气。

    心头大石总算落地。

    历史的惨剧没再重演,但总这么下去也不是法子。

    父亲性格软弱,出身大地主家,历经几番变动,为了绝境中求生存,连脾气都不敢发。

    平时在家被母亲指来喝去一声不吭就算了,在外面也处处受欺。

    人性很贱。

    越善良忍让的人,就越有人专门来挑事。

    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让人不敢惹。

    他已经想好了,前世混沌几十年才走上正轨,如今重头再来,是老天爷赐的机会。

    这个年代,遍地是金,就看有没有本事捡了。

    “沈益,你也该找点事干了。”沈志涵见儿子一直闷声不说话,打破了沉寂叹道。

    望子成龙是每个父亲的愿望,大儿子好歹接替了教书,是个铁饭碗。

    现在最让他头疼的就是沈益这个小儿子。

    书不念,厂不进,天天混日子。

    沈志梁的话,就像根刺一样,戳在他心头。

    任他再没脾气,心里也窝着口气,虽然知道说了没用,但还是没忍住。

    “知道了爸。”

    沈益一反常态,顺从答应:“你放心,我很快就找事做。”

    “不会再让你丢脸。”

    农村人极好面子,以现在他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父亲心里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在外面犯了法?”沈志涵面露惊讶。

    以前只要跟沈益提做事,他就极不耐烦大发脾气。

    今天竟然顺顺当当。

    以他对儿子的了解,不是想在自己这骗钱,就是犯了什么大错。

    不然不可能突然间变的这么乖巧听话。

    “爸,你放心,我一没犯法,二不要钱。”沈益愕然,意识到曾经的自己,给父母留下了什么恶劣的印像。

    为了骗钱,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现在的改变,在他们眼中看来如此不真实。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看来想让二老以自己为豪,任重且道远。

    沈志涵将信将疑道:“你有个二伯是老木匠,我跟他说说,你去认真学几年,以后也能帮人干干活。”

    “我想自己找找工作。”

    沈益当然不可能去干木匠。

    实际上,走在路上这几分钟,他大脑就已经在高速运转。

    前世,他沉寂了十几年,最后才找到机会,一飞冲天,创立了上市公司。

    如今这市场,资迅极不发达,市场雏形刚建,机会远比后世大的多。

    黄金遍地,就看能不能独具慧眼。

    但这种事父亲没法理解,说了只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是那么浮躁,只能先搪塞过去。

    见状,沈志涵叹了口气,跨进家门。

    沈益正想回去,一个俏丽身影跨过门前小河,远远喊道:“益哥,三子打牌被朱大胜的人给扣了!”

    “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他。”

    “小玉。”沈益闻声回头,眼里掩不住欢喜激动。

    来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扎个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的确凉格子衬衫,下身黑色的化纤裤子。

    微耸的胸口起伏,小脸红扑扑满充满着焦急。

    正是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韩顺晓玉。

    她口中的三子,正是韩晓玉弟弟韩三明。

    前世这时父亲正亡,他痛不欲生,事了听说三子打赌出老千被人打断了腿。

    韩晓玉也因此缀学去了其他城市打工,举家搬迁。

    两人便彻底断了联系。

    多年以后,这段懵懂的记忆便被封在心底,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她。

    “走,我帮你把三子带回来。”沈益二话不说,跟起韩晓玉就打算去救人。

    “站住!”

    还没跨过桥,屋里便传来母亲石梓敏的嘶吼声:“沈益你个小王八蛋,今天要敢走,老娘打断你腿!”

    说着,便举着一根竹竿追了出来。

    “孩子他妈,你这是干嘛?”沈志涵也跟在后面,低声劝道。

    “一天到晚在外面飘游浪荡,尽给我惹事。”

    石梓敏脸色铁青,眼里却闪着担心:“朱大胜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你敢走试试!”

    沈家山嘴旁边就是舒玉陶瓷厂,朱大胜是瓷厂厂长儿子,方圆十里一霸。

    跟沈益这种小地痞不一样,他是正儿八经混社会的。

    得罪了他,别说沈益,自己一家都要遭殃。

    “妈……”沈益看到母亲眼中的担心,心里一暖。

    他知道母亲刀子嘴豆腐心,凶恶的样子只是担心他出事。

    要是别的事,他一定听母亲话。

    但今天出事的是三子,韩晓玉亲弟弟,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的鼻涕虫。

    自己不去,他腿就没了。

    无奈牙一咬情急喊道:“你不是想让我结婚么,我有女朋友了,韩晓玉就是我女朋友。”

    “她弟弟出事,我这个当姐夫的不去谁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