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素儿 - 62.意识深处 卖身求荣:挣扎在修仙世界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褚幽明抱着玉娆踏在地面上,那是一个宽大的洞穴,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祭台,中间是一洼水塘,水面平静无波,不知深浅。

    他的脚步踉跄,只得用极恶剑撑住了身子。

    玉娆赶忙扶住了他,“你还好吧!”

    看着满头大汗的褚幽明,她心中很是担心。

    褚幽明转过头来,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颇为骇人。

    他手中的极恶剑,忽然化为一道光冲进了他的体内。

    “啊!”褚幽明跪倒在地,识海中出现的极恶剑无意识所散发的意念让他痛苦不堪。

    杀……杀……杀!

    我最喜欢杀…杀…杀!

    主人,带着我杀!

    褚幽明控制不了自己脑中涌起的疯狂念头,一把掐住了在一旁扶着他的玉娆那纤细的脖子上。

    双手用力按紧,可玉娆那张清秀的脸上没有慌张,眼里反而满是对他的关切。

    褚幽明心软了,紧握着她脖子的双手开始松了些,然而极恶剑却依然放出强烈的恶念。

    “贱……贱人,你和那……那家伙定有奸情……”

    褚幽明一双红眼骇人,却怎么也狠不下心。

    极恶剑的意念勾引出褚幽明内心深处最污秽的想法,然而他对玉娆所能产生的大恶念也就是这样。

    仅仅是这样恶念很明显没有办法驱使他杀了她,他的爱意得如此之深,再大的恶念也无法让他动摇。

    于是褚幽明放开了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头部,“疼……玉娆你快走,我脑子好疼……再不走我怕我会杀了你!”

    杀,杀了这个淫妇。

    极恶剑在褚幽明的识海兴奋的放着恶念。

    她和你好,还去勾引其他人,杀,这种女人就是该杀。

    毫无控制地释放恶意念头便是极恶剑被封印的原因。

    玉娆并不是那种喜欢纠结的人,褚幽明一放开了她的脖子,抱着头在那里打滚,她便毫不犹豫站起来一掌劈向了他的后脑勺,出手之果决,出乎人意外,生生将没反应过来的褚幽明打晕过去。

    修士就是比只会哭哭啼啼说着不要之类的凡人决绝许多。

    该怎么办好啊,玉娆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衣服穿上后,又拿出了一根粗麻绳将褚幽明双手绑起,然后将他牢牢的捆在了山洞内一根粗大的石柱上。

    她蹲在褚幽明的面前,看着昏迷过去的他,有些发愁。

    “哎呀,想不到你还真的下得了手。”云笈真君的虚影从驭兽环里出来,一身白衣满是被火燎过的痕迹,看着很是狼狈。

    这有什么,玉娆心道这云笈真君夺舍了兔子,连性情都变得和兔子差不多,非得确定绝对安全了才肯冒头。

    看着被绑在石柱上垂着头露出后脑勺上大大肿包的褚幽明,云笈真君心想,她这一击这是用了点剑意吧,果然这太虚门的女修都和轻鹿一样看着面慈心善其实都是心狠手辣,真是让他太喜欢了。

    “前辈,你能帮帮幽明么?”玉娆向云笈真君求救。

    “那把剑是神器,最多我就只能潜进他识海,看看能不能帮他把那剑封印起来……”

    “那就有劳前辈了!”玉娆于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云笈真君。

    云笈真君也不废话,直接变成了一缕青烟从褚幽明的鼻子钻进了他的识海中。

    此刻褚幽明的识海中波涛汹涌。

    杀!杀!杀!

    识海上空充满了极恶剑所散发的恶意,它感知到了云笈真君的到来,反而主动出击,散发出几道剑意,向云笈真君攻去。

    云笈真君连忙沉入脚下海水之中。

    在那意向化的海底深处,他听到了褚幽明内心深处的各种心声。

    繁杂的念头下,最清晰叁个声音是关于权势、复仇、以及……玉娆。

    醒过来……云笈真君沉下心来企图唤醒在识海中沉睡的褚幽明。

    借我力量,必须得封印那把剑,不然什么权势,复仇你都实现不了。

    呵呵……权势?漂浮在空中的极恶剑显化出一组画面。

    手持极恶剑的褚幽明借着神器之威大杀四方,无数仙门因为极恶剑的威力而臣服于其下。

    杀!杀!杀!

    主人手持有我,只要看谁不顺眼,就把他杀了,不管有仇没仇,全都得死,反正他坐上这大岳界第一人的位置,权势无人可挡。

    那你女人呢?云笈真君尝试地问。

    女人?玉娆?

    嗡~

    整个识海都震荡了一下。

    极恶剑感受到了主人意识的觉醒预兆,压迫它的力量开始慢慢的增加。

    有用,云笈真君开始兴奋起来。

    你若杀尽苍生是不是连她也要杀了,人家对你是一片真心,你看看玉娆姑娘现在在外面都哭得不行了,你还说要去太虚门提亲,要娶她……

    那是个淫荡的女人……极恶剑连忙释放出恶意,在熔岩洞穴的那一幕又一次展现出来。

    四肢分开被绑在石头上玉娆,浑身赤裸,被未夜舔着下体而不能动弹。

    真惨啊!云笈真君又一次为自己躲在驭兽环避过和那鬼王对峙的明智选择而庆幸。

    你看……你看,她都那么兴奋。

    极恶剑在那里加油添醋的说道。

    云笈真君可不高兴了,直接开怼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明明玉娆是被人强迫的,你不去安慰她,还听那把剑在那里胡言乱语。

    她就是个荡妇!极恶剑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最大恶意添加到那个女人身上。

    她就算是荡妇又怎么样,你满足不了她么?如今就她被人欺负,你不去帮助她,安慰她,还一个劲的在羞辱她,你算什么男人,你要是就这样嫌弃人家,我还真就看不起你这个人,呸!秦姑娘这样的人,你以为她有多稀罕你,还不就是因为喜欢你爱你么……

    就和轻鹿一样。

    云笈真君在心底默默的加了一句。

    褚幽明的识海动摇得相当厉害。

    极恶剑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力量要将它束缚起来,它有些弄不明白,不是说对女人最大的羞辱就是骂她淫荡么?怎么好像都没用?

    就算她真的淫荡,你难道就满足不了她么?

    云笈真君的话却是深深的留在褚幽明的意识深处。

    躺在垫子上张开双腿略带羞涩的她,被压在床上满脸绯红的她,趴在藤蔓上全情投入而咬牙呻吟的她。

    褚幽明的意识深海处出现一幕幕让人面红心跳的画面。

    单纯的极恶剑有些理解不了。

    云笈真君却借着极恶剑动摇的那一瞬间,从意识的海水中冲了出去,施展宁神诀。

    从他嘴里所吐出的一个个深奥晦涩的咒语像纸一样将极恶剑团团包裹了起来。

    极恶剑想反抗,却抵不过这铺天盖地的意识压迫。

    成了,终于将这神器封印住了。

    云笈真君快速地从即将苏醒的褚幽明识海中退了出来。

    好像对这家伙做了个不太好的暗示!

    云笈真君有些心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