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素儿 - 1.诡异的凉茶铺 卖身求荣:挣扎在修仙世界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正午阳光烈得厉害,明晃晃的阳光晃得人都开始焦躁起来,从山下走来四个年轻的男女,他们衣着不算华贵,看起来却很是干净,而且样式相似,均是白底上绣有蟠云纹。

    两个姑娘身上的对襟襦裙边上一个绣的是青色蟠云纹,另外一个绣的是鹅黄色。

    两位男子身上的长袍花纹皆是红色的,而且还各别有一把长剑。

    他们不像是结伴出外游玩的富家弟子,倒像是某个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

    走到山下,看到那凉茶铺子,衣服上绣有青色蟠云纹的姑娘说:“那里有个凉茶铺子,不如我们去看看!”

    这一路上连棵树都没有,皆是半人高的杂草灌木,而且此时艳阳高照,那火辣辣的阳光简直能把人晒干。

    四人便向前走去。

    凉茶铺子里摆着两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两旁各有一条长凳,此时满满当当的都坐有了人。

    有包着头巾,一脸黝黑看着就像是行脚的商贩,又有穿着褪色青色长袍的看着有些落魄的书生,其余的是穿着短褐的精壮汉子,看着像是走镖的镖师。

    “哟,里面都坐满人了啦!店家生意真好。”

    说话的女子梳着斜刘海,发髻上插了只白玉雕成的花蕾簪子,人长得面目清秀的,看了便让人心生好感。

    店家一听,便急了,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个木桩子做的木凳放在凉棚里说:“姑娘,外面太阳大,我这里有凳子,旁边也有坐的地方。你们进来休息一下,喝碗凉茶水清凉解暑。”

    那木凳在姑娘的眼中却像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带血人头。

    姑娘惊得闭上眼,她用手揉了下眼睛,再重新睁开,那木凳依然是一个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狰狞人头。

    “还是不进去了!”

    姑娘压下心里的悸动,抬起头微微一笑道:“人太多了,挤……”

    这时有什么东西在触碰着她的右脚,吓得她脚连忙一踢。

    嘤……

    是一只可爱的黑色小奶狗,被玉娆踢到了地上,发出委屈的嘤嘤声。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姑娘带着歉意蹲下了身子,她弯下腰摸了摸这半大的小奶狗的头,小奶狗吐着粉色的舌头舔着她的手心。

    看着只是普通的狗,也未见异样。

    “小狗狗真可爱,没受伤吧!”

    姑娘抱起了小奶狗仔细的观察。

    是活物,有心跳,有温度,也没受什么伤,就是被吓到了,两只大大的眼睛里有些委屈的泪水在闪动。

    店家于是说道:“姑娘,你可是喜欢这狗,喜欢的话可以买一只回去,不贵的也就叁十五个铜子。”

    姑娘揺揺头道:“我买得起,可养不起,我一个人连自己都养不活,哪有时间养这小东西?”

    “姑娘说笑了,哪里养不起,这狗子好养活得很,都不用专门喂吃的,就小的时候喂些米汤,大了便它自己去抓耗子抓鸟,偶尔给些剩饭剩菜啥的……”

    “我不是这里的人,不方便呢!何况那么小,离了母亲多可怜。”

    说完便将着小奶狗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将木凳看成人头,但姑娘也不敢轻易进这凉茶铺子了

    “玉娆,你在那里说了半天了,这凉茶铺子你到底是进不进去,太阳那么大?把我皮肤都晒黑了,你不进我进!”

    另外一个姑娘长像甚是可爱,样貌虽然没有那位被称作玉娆的姑娘精致,但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柔弱感,露出衣服外的皮肤也更白嫩细腻些。

    “婉婷……”

    玉娆蹲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便见婉婷走进了凉茶铺里。

    婉婷一走进这凉茶铺里,便感到通身凉意,这凉意消除了在外面艳阳下的躁感,让人凉了个透底,都有些起了鸡皮疙瘩。

    “好舒服啊!”婉婷也顾不得形象的就舒开了双手。

    店家原本皱得老树皮似的脸,顿时像朵菊花一样舒开了,“姑娘,喝碗茶水吧!叁文一碗。”

    婉婷取出一钱银子直接丢给了店家,“我不用茶水,就在你这里休息一下,银钱给你了。”

    店家没见过出手如此大方的,拿在手上的那一钱银子放进嘴里咬了咬,都有些担心是假的。

    “莫师兄、风师兄,你们也进来避下暑,这里真的挺凉快的!”

    婉婷站在门口招呼着两位师兄进来。

    这正午太阳光的确太辣了,即便是他们也觉得有些吃不消呢,如今见到有个凉茶铺子,能休息一会也好,两位师兄便也走进了这凉茶铺子。

    “不行……”

    玉娆站起身却来不及阻挡不了二位师兄的脚步,只得看着他们走进了这凉茶铺子。

    “客官喝茶!”那半大的小子端着一盘黄澄澄的茶水,走过来站在婉婷面前,把那碗茶水高举过头。

    婉婷本不想喝,却被那圆脸小子讨好的微笑给感染了,于是接过了那碗茶水一而尽。

    微有苦涩的甘甜茶水味道要比想象中的好,一碗茶水入肚,浑身都轻松起来。

    “二位师兄,你们也喝吧,茶水还挺不错的!”

    婉婷直接坐到了那木桩做的凳子上,木凳子上没有浮尘却印有大片褐色的痕迹,但看着也算干净。

    她坐在木凳子上,看着外面的小师姐,心里暗戳戳的想,也不知道她在这么大的太阳底下么磨蹭个什么劲,早进来还能休息多一会。

    玉娆站在太阳底下思索了一会,还是下定了决心走进了凉棚里,扑面而来的阴气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转头看去,除了他们这几人,这凉茶铺里的人有的脸色发青、有的五官流血,还有头上血迹斑斑看着就像是死人。

    婉婷师妹坐在那颗睁着大眼的人头上,断头之处的污血染脏了她白净的长裙还不自知。

    放在角落里的一段大树干则是没有了脑袋的人身,两位师兄不但没有看出来,还走了过去,想坐在这树干上休息片刻。

    玉娆深怕自己看错,她闭上眼用手揉了揉。

    “客官,喝茶水!”

    睁开眼睛便是两个眼窝深陷的干枯尸首模样的小童在高举着一碗清水。

    那碗自然是污秽不堪,但碗里的清水却是清澈见底,看着应该是这凉茶铺子后的井水,玉娆不敢喝,她低下头来用手摸着小童头顶上已经变成稀疏枯黄的头发,说道:“姐姐不渴,谢谢你!”

    干枯尸首模样的小童却依然没有放弃,依然高举着那碗清水柔声说道:“客官喝茶,这茶是我爷爷采的草药所煮的,清凉解渴……”

    玉娆只好接了这碗水,却是放到了桌上没喝,然后暗地里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张袪邪符,袪邪符摸在手心里感到微微有些发热,但在这炎炎烈日也不清楚是否是刚刚被太阳晒得发热的。

    难道是真的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