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边上 - 第5章她把哥哥蹭硬了 好想和哥哥做爱(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秦怀只觉得身上的所有血液都在朝着身下奔涌,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胯下的阴茎插入少女那粉嫩的红唇中。

    他竟然想肏她。

    想抵着她紧窄的喉咙研磨肉棒。

    想把她那张小嘴填满,最后在爆射在她口腔中。

    秦怀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林姜晚是他亲妹妹。

    是跟他相依相伴这么多年,他看着长大,疼着长大的亲妹妹。

    他怎么能对她生出这种龌龊心思?

    秦怀的阴茎已经半硬了,他不敢再看林姜晚那张过于蛊惑的小脸,打算给她解开绑着手的领带后就出去冷静,可在双手被解放的那一刻,林姜晚就扑上来抱住了他。

    她说对不起。

    她埋在他颈侧,带着哭腔说:“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你不会骗我,可我就是没法接受……严铠他看起来真的很好啊,他怎么会这样呢?”

    秦怀被她哭的心疼,就暂且压下了欲望,把女孩揉在怀里安抚。

    “这又不是你的错,哭什么?”秦怀安慰她:“把他甩了不就行了?”

    林姜晚把他搂的更紧了,柔软的身体完全贴过来,连体温也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透过。

    林姜晚还在哭,说:“我就是伤心啊,哥哥,怎么办?我真的好难过。”

    她又贴又蹭,两只柔软的大奶不可避免地在秦怀的胸膛上挤压,就算秦怀想要克制,也没法抵抗那股生理上的本能。

    秦怀完全硬了。

    更要命的是,贴着她的林姜晚突然止了哭声,还用那只纤细的小手往下试探,娇气地说:“好硬啊……哥哥是揣了什么东西吗?它戳到我了……”

    秦怀想阻止完全来不及。

    他的好妹妹已经把小手握在了那根勃起的阴茎上。

    哪怕隔着裤子,极致的快感也还是不可避免地传来,秦怀额上青筋跳了跳,近乎失控地按住了林姜晚的手。

    “晚晚,”秦怀嗓音沙哑:“别乱碰。”

    林姜晚羞的满脸通红,用牙齿把下唇咬住又松开,声音很低:“哥哥怎么会这样?是、是……”

    秦怀按了按太阳穴,打断她的话:“别乱想,男人的这个地方碰了就会有反应,是正常现象。”

    “那,”林姜晚看着秦怀胯部那鼓鼓的一大包,不知怎么的,就脱口而出:“那要我帮你吗?”

    秦怀拧眉看向她,目光里透着审视。

    林姜晚不敢跟他对视,怕真正的心思被看穿,于是便把嘴巴一扁,继续装哭:“我一想到严铠跟别的女生那样,我就生气,既然他都可以睡别人,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帮哥哥?”

    秦怀那股火气又上来了,他把林姜晚的小脸捏住,近乎严厉地逼问:“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又是什么逻辑?”

    林姜晚被他一问,豆大的眼泪便蜿蜒而下,这一次她是真哭了,哭的真心实意:“我就是觉得难过呀……”

    有时候她也会想,为什么秦怀是她哥哥?

    如果秦怀不是她哥哥,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追求,想做爱就求欢。

    可更多的时候,她还是会想,幸好秦怀是她哥哥。

    因为这层关系,一向对女孩子不假辞色的秦怀才对她特殊对待,宠爱多年,因为是兄妹,他们才能一起长大,共同经历过那么多时光和岁月。

    想到这里,林姜晚哭的更厉害了。

    秦怀本来想纠正她刚才的想法,现在也忘了,他只能把林姜晚揽过,像从前那样揉着她的脑袋慢慢哄,说:“宝贝,不哭了好不好?”

    他叫她宝贝。

    声音就响在她耳边。

    那种独属于秦怀的嗓音敲在耳膜上,激的林姜晚心里一颤。

    她把眼泪止住了,下面却春水泛滥,流不完的蜜液从小逼里涌出来,量那么多,好像连内裤都兜不住了。

    于是林姜晚夹紧腿,忽然就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她想,今天晚上她一定要再吃一次哥哥的阴茎。

    ————

    为什么是再呢?很快就能揭晓了ovo

    感谢大家的珠珠!今天有加更,等我醒来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