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栾然x席商沉05:得了好就想被偏爱 在恋爱综艺里搞对象【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栾然把架子上的西装礼服拿下来塞到他怀里,道:“你的衣服,趁早试试合不合身。”

    席商沉接了西装,没穿,他往前多走了几步,离栾然更近些,道:“有件事我觉得我们应该商量一下。”

    栾然不解地歪了歪头,她跟栾嫣一样,小脑袋都长得圆圆的,不过栾嫣更为艳丽,轮廓上较有攻击性,她五官精致且清纯,线条温柔,眼睛大大的。

    被她灵动的眸子望住时,席商沉心跳了一下,但他清楚,栾然才不是外表这样的柔弱,她有反差萌,所以才可爱。

    “对外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更亲密一点?至少,把称呼改一下,我总不能在订婚宴也叫你栾小姐,不然再这样下去,全世界都要说我们了,传出去不好听。”

    席商沉对刚才那声“然然”,还挺耿耿于怀。

    栾然细想,他说的有道理,道:“那对外,你就叫我然然,私底下还是叫栾小姐,我叫你……”

    席商沉立即接道:“叫我阿沉。”

    “好。”

    栾然果断答应,席商沉从她的神情中看出,她已经忘了,那天在他的别墅里,他举办的晚宴中,她曾唤过他一声阿沉,大概是顺口就叫出来了,转眼忘得一干二净,只有他,还记忆犹新。

    如果今天栾然的未婚夫不是他,是别人,想必她也会这样,有些特权并不是给他席商沉的。

    人都贪心,得了好就想被偏爱,得了偏爱,还想独一无二。

    栾然的礼服有好几件,栾苏青办的这个订婚宴规模很大,又繁琐又吃力,一流程下来要换好几套礼服。

    栾然拿着一件红色的丝绒刺绣吊带款礼裙在胸前比划了几下,她皮肤白,红色更衬她肌肤,刺绣显得高雅古典,她道:“订婚宴主要穿这件吧,好看。”

    这件礼裙在席商沉眼睛里,到处是缺点,比如吊带太细了,布料太少了,背部完全没有衣料,只是几条带子,胸前领口开得太大,会露出她大片的肌肤,席商沉想象得到那些来宾看她的目光。

    “不好看。”

    因为栾家的产业,栾然从小在珠宝服饰堆里长大,见过各种知名设计师,她的眼光是不容置疑的,转过身瞪了他一眼:“那是你的审美有问题。”

    席商沉被她呛了一句,也不恼,反倒觉得这种凶巴巴的栾然,很可爱……

    大概是从这个时候起,他就没救了。

    栾然抱着喜欢的礼裙走进了更衣室,席商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正面是更衣室,门关着,透不出一点身影来,但他的大脑不受控了,他开始幻想栾然在更衣室里的画面,这个念头越来越大,越来越过分,不断延伸出去。

    有些友人会在女伴逛街更衣时各种相伴,席商沉不懂,闲暇时间席商沉宁愿多看本书,出去打打球或健健身,丰富自己的人生。

    现在他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要守在更衣室门口。

    几分钟后,更衣室的大门拉开。

    栾然从里面走出来,红裙曳地,吊带挂在她雪白的肩颈上,露出一字型锁骨,往下是白腻娇嫩的美乳,挤出一条深幽的乳沟,上身的衣料很紧身,栾然的身材被彰显得淋漓尽致,那对奶子格外饱满挺翘,再看后背,一片白玉无瑕,柔美但并不瘦骨嶙嶙,鲜亮的颜色,更衬她的雪肤。

    “怎么样?”栾然在他面前大方得体,她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单纯地展示这条裙子是好看的。

    男人就不一样了,她展示的是裙子,可席商沉眼睛里面,只有她,是很好看,娇艳明媚的衣裙显得她清纯中欲气满满,没有半点不合适,如果能不穿给别人看,就更好了。

    “然然穿,好看。”席商沉认真道。

    栾然不知道他会说出这种话,叫她然然的语气那么犯规!她小脸一红,又凶又娇道:“谁让你油嘴滑舌了,还有,私底下叫我栾小姐,咱俩不熟。”

    诚实也能叫油嘴滑舌?席商沉有点冤。

    他眉峰微皱,从沙发上起身,一步步走到栾然面前,表面上认认真真的,一本正经道:“我想先熟悉一下我未婚妻的新称呼也不可以?万一我关键时刻叫错了怎么办?我建议你也熟悉一下,以免叫错。”

    栾然看透了他的本质,他哪有那么正经,鼓起她的小红脸,把西装再次丢给他道:“我聪明好学记性好,可不像你,用不着,把你的衣服拿去试。”

    记性好?都不记得自己叫过他阿沉这件事,也能叫记性好?

    席商沉拿她又没办法,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抱着他的礼服去换。

    这下换栾然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栾然无聊地翻了翻杂志,又刷了刷手机,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礼服的款式都是设计师设计好由栾苏青来敲定的,她在想,席商沉穿那件西服会是什么样子……

    栾然忍不住探头张望了一下,就那么不凑巧,她张望的一瞬间,席商沉从更衣室里出来了,她期待好奇的眼神被席商沉抓了个正着。

    两人四目相对,笑意从席商沉眼底漫出,他勾着薄唇道:“让栾小姐久等了。”

    栾然怎么能被戳穿,她脸红透了,拧着秀丽的小眉毛,别别扭扭道:“我是怕你给我丢脸,未婚夫如果太难看,我拿不出手见人。”

    席商沉没忍住笑,实在觉得这样的栾然太可爱,但他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没真把栾然惹毛,他摆正表情,整理好衣襟道:“席某这张脸是否可以见人?给我们栾小姐丢脸了?”

    他还不到叁十岁,这个年纪在普通人中何止是年轻有为,摆在一众二代里都算天才了,栾苏青选他当女婿,是看中了他的潜力股,他现在家业不够大,等他到四十多岁就未必了,栾家投资光浩是为了赚钱,栾女士不做亏本生意。

    不过栾然比较肤浅,没有母亲那么高瞻远瞩,她纯粹是看脸,毕竟这个男人很可能要跟她过一辈子,或者朝夕相处好几年,她才不想挑个辣眼睛的,整日受折磨,每一任相亲对象首先看脸,脸合格了再说其他的。

    毋庸置疑,席商沉是她所有相亲对象中五官最精致立体的一位,因姐姐的职业关系,栾然也见过些男明星,骨相还不如席商沉端正,气质远不及他出众,这件西装穿在他身上,完美的像衣架子,身形颀长英挺,容貌俊美温润,卓然不群。

    栾然把脸别开,冷淡道:“凑合。”

    “只是凑合?”

    “不然你觉得呢?”栾然反问。

    席商沉看了看她越发娇红的小脸,如果真的是凑合,她就不会不直视他了,他的未婚妻,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我觉得,栾小姐说得对。”

    反正,她说什么都对。

    ————————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http://www.wuliaozw.com/ o 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