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 - 【公爹篇37】谁打谁的主意 肉欲娇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肉欲娇宠(H) 作者:清欢

    【公爹篇37】谁打谁的主意

    弥勒佛一向的形象都是袒胸露乳,手持布袋,笑容可掬。

    世传为弥勒身体胖,眉皱而腹大,出语无定,随处寝卧。持布袋入市,见物就乞,别人供养的东西统统放进布袋,却从来没有人见他把东西倒出来,那布袋又是空的。

    这尊弥勒,笑容慈祥大肚挺挺,呈端坐的姿势,手中的布袋却没有握紧,而是敞开了一个口子。这跟弥勒佛像平素的造型有些微的差异,若不注意,真的看不出来。

    对于机关,楚娇在修真世界时虽然不算精通,但也粗有涉猎。她走上前,仔细观察了佛龛的四周上下,发现弥勒底座之下还有一些空间,连接着那布袋。

    楚娇伸手向沈臻要道,“快,给我块碎银子~”

    沈臻也不问楚娇要做什么,从腰间掏出一块碎银递给她,“喏。”

    楚娇试探着,将银子投进弥勒手中的布袋,只听‘哐镗’一声,那布袋像是没有底一般,落进了更深的空间里。

    “嗯?”沈臻闻声也觉得不对劲,走到楚娇身边,恰好看见弥勒的肚子竟缓缓打开了!!

    弥勒大大的肚囊里,安静地躺着一本册子。

    “这个郡守…”楚娇看着这机关的设置,感叹道,“真是太爱财了……”

    “是啊,”沈臻走上去,拿起那本薄薄的小册。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沈臻取过一翻看,欣喜地捧起楚娇的脸蛋亲了一口,“娇儿,你真棒!”

    那册子便是沈臻一直想要得到的记录着吴郡官场官商勾结银钱往来的黑账册!

    ※

    两人顺利从密室脱身而出,临走前沈臻顺手将弥勒手中敞开的银雕布袋口用内力生生捏紧成了束起的模样,让这个机关彻底报废。

    楚娇有样学样,坏心眼地用宝箱里的金锭拼了个“到此一游”,可想而知当张丰再进来时会是多么的崩溃抓狂。

    “调皮鬼。”沈臻好笑不已。

    楚娇皱了皱鼻头,“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臻被噎得不行。

    郡守府一直风平浪静,但这平静底下却是暗潮汹涌。

    张丰很快就发现密室的异样了,但他却不敢声张,只能私下安排家兵调查,整个人又气又怒,心下惶惶不安。

    同时他不得不通知账册中的与他交易的几个富商,让几人赶紧将尾巴收拾干净,其中就包括林文月的叔父林涛。

    林涛三天前就安排夫人将林文月接了回去,他本还打算在淮安多待些时候,但收到郡守的报信,不得不更改行程,立马启程赶回吴县。

    不过回去前,他还专程打算宴请沈臻一回。

    原本林涛只打算看在兄长面上将林文月接回林家随便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就好,但听侄女说收留她的那家人竟是赫赫有名京官沈侍郎之子,林涛便又泛起心思了。

    他短短十余年,能打下这样的财富,同他圆滑的为人处事和灵活的心思不无关系。

    新任刺史走马上任,一直孝敬的张丰虽然是郡守,但也不一定稳当,狡兔三窟,多找一个后路还是有必要的。

    他那侄女虽然蠢了点,但好在有一副好皮囊。虽说那‘沈仲行’只不过捐了个小官,但若能同四品京官做连襟,那这桩‘生意’也不亏。

    林涛打着沈臻的主意,殊不知,沈臻也在打着他的主意。

    如今账本有了,物证有了,就差人证了。

    他如约赴会,席间和林涛谈笑晏晏,酒过三巡,便不胜酒力的醉倒了。

    林涛见状,露出一抹笑意。

    他起身走进里间。

    里间内,一个女子正坐立不安。

    “文月,叔父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林涛对面前的女子意有所指地说道,“有些机会,自己要学会抓住。”

    “知道了叔父。”林文月面露娇羞。

    【公爹篇37】谁打谁的主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