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 - 交易 肉欲娇宠(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肉欲娇宠(H) 作者:清欢

    交易

    楚娇闻言蓦地抬头,“公爹,请自重!”

    沈臻此刻也不再维持着他平日里那副严肃正经的假面了,勾起嘴角,“自重?”

    “爷说错了吗?”

    他上药的手指恰好抚过楚娇的胸前,此刻直接擒住少女半露的酥胸,“你的这里…”一边说着,手指一边向下滑动,粗粝的指尖透过轻薄的纱衣,像是直接贴在了少女赤裸的肌肤上,拂过腰肢,拂过小腹,“这里…”最后停留在丰润的蜜臀上。

    “爷哪里没瞧过,嗯7”

    楚娇简直要被这男人的无耻逗笑了,她抬头直视他道,“那一晚是怎么回事,公爹心中想必有数。一个误会而已,公爹何必再提7”

    “误会?”沈臻手臂用力,“在你眼中,那就仅仅是一个误会”’

    他想到之前听到的儿子同婢女的对话,眼神微暗。

    他经过一番调查,早已知道了楚娇嫁入沈家的前因后果,知道她嫁给沈仲行实非她本愿,而是源于朱氏的谋算和她兄长的歪心思。

    他欣喜于这门婚姻的两厢情不愿,却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在乎个女人。

    但在沈臻心中,早已将那一晚视作自己的洞房花烛,而非简简单单的一个误会。

    “不是误会,还能是什么呢7”

    楚娇垂下眼,没再看男人英挺的面容,“公爹我们还是注意分寸为好。”

    楚娇一直没有主动,还考虑到另一方面。

    沈臻无疑是在谋算着弄垮沈家,若在这段时间,他们俩的事情被人发现,那无疑对沈臻的计划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更会影响他的仕途。所以楚娇想着还不如先暂时保持距离,到沈家倒台之后,再做打算。

    但沈臻显然不猜到楚娇的良苦用心。他此刻胸中郁结,以为眼前的女子是不愿同他有半分瓜葛,这般避他如蛇蝎的模样唤起了沈臻年少时不堪的记忆。

    “别同他玩,他是小妾生的!”

    “你也想当少爷?你就是个当奴才的命!”

    “凭你的出身,还想建功立业?笑话!”

    同龄人的疏离,家人的冷漠,沈臻以为自己从不在意,但其实却一直如鲠在喉。

    他步步谋算,终于爬到了人人羡慕的高位,但却依旧孤独一人。

    而如今,连她也想与他划清界限,他,不允!

    沈臻向前一步,紧紧贴住了楚娇的身体。

    “注意分寸?”

    “此刻装贞洁烈女,是不是晚了点?”胸中的愤怒让他口不择言,沈臻用膝盖分开了少女的双腿,身体挤进了她的双腿之间,抵在桌前,“不若好好伺候爷,”他凑到少女颈边,对着她的耳朵轻言,“你兄长的官位,爷说不定还可以考虑考虑……”

    楚娇蓦地抬头,惊怒地瞪向男人。

    “你!”

    这个男人简直阴晴不定,也不知胡思乱想些什么,他竟然以为她是为了那个楚大海的前程故意委身于他?现在还以此为交易?

    呵!

    楚娇气笑了。

    好啊,他要来交易?

    她奉陪。

    只不过她倒要看看,最后赔本的会是谁。

    纤细的手腕从桌案上移开,搂住了男人的脖颈。

    “爷……您想要娇娇……怎么伺候您呢?”

    【公爹篇15】爷想吃你(微h)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 清欢 ) | 原創市集

    roushuwu.:

    【公爹篇15】爷想吃你(微h)

    怎么伺候?

    沈臻愣住了,他没想到少女真的会屈服于他的‘威胁’。那不过是他气极而言,在心里,他从未将她视作交易的物品。

    但楚娇此刻却动了。

    她本就坐在书案上,双腿被迫张开,此刻干脆顺势盘在了男人的劲腰上,脚腕使力,让男人又贴近了自己几分。

    她向前倾斜,整个人柔若无骨般地贴在了沈臻的身上,“是这样伺候?”楚娇身体微动,用胸前的两团浑圆磨蹭着男人的胸膛,“还是这样伺候?”她一只手缓缓下移,按住了男人微微隆起的下体。

    沈臻被这小丫头突如其来的大胆奔放激得呼吸一沉,自上次之后便禁欲的身体十分诚实地做出了反应,眨眼之间便高高隆起。

    楚娇心中唾了一声“禽兽”,小手松开,推了推男人的胸膛。

    “呵,公爹怎的这般‘性’急?”

    她巧笑着将男人轻推至一旁的红木椅上,自己则侧身拿起食盘上的碗,金缕鞋点在地上,灵巧地从桌案上站起,又一个旋身,侧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不若……”她舀了一勺已有些融化的冰沙,抵上男人的唇,“不若先……降降火?”

    椰浆和牛奶混合的香甜钻入沈臻的鼻尖,同时钻入的还有少女身上若有若无的玉兰清香。

    银勺已在嘴边,沈臻只得张嘴,一口含住了冰,咽进喉中。

    这冰虽然解了口中的干渴,但却无法降下身体的火热。

    大腿上的重量并不沉,却让他不自主地绷紧了肌肉。少女软绵的臀肉就贴在他的腿根,上身与他贴得密不透风,吐气如兰,这样紧密的姿势让沈臻的心跳跳动得比第一次面圣时还要剧烈。

    “好喝么?”

    楚娇问了一句,却不待男人回答,自己就又在碗里舀了一勺,檀口轻张,啜了一点。

    “味道有点淡了呢…”

    勺背上的冰沙沾染上少女的唇,被热气融化成了乳白色的汁液,挂在她嫣红的嘴角上。

    沈臻喉头微动。

    他又渴了。

    在看见少女伸出小舌绕着嘴唇勾了一圈,将那奶汁舔尽时,他终于按捺不住,直接抬起手将少女的头按住,凑了上去。

    “唔!”

    唇瓣被叼住,楚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嘴里便探进一只灵巧的大舌。

    沈臻霸道而充满迫切地扫荡过少女的口腔,扫过她的牙床舌尖,他只觉得自己像置身沙漠的旅人,而眼前的人,便是绿洲。

    他热烈地汲取着少女口中甘甜的汁液,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微微分开两人黏在一起的唇,低声回应刚才楚娇的自言自语,“味道一点都不淡……”

    “很甜……”

    和你一样甜。

    楚娇此刻已软做一团靠在他的怀里,听见这话,睫毛微颤。

    室内的气氛有些粘腻而安静。她捻起一块糯米糍,似要打破这份让人心神不宁的静谧,“公爹,还饿么?”

    沈臻这一次却没有接过。

    他贴着少女的唇呢喃。

    “爷倒是饿着。”

    “不过爷不想吃糕点……”

    爷想吃你。

    ——————

    一朝开荤的沈爷——无师自通情话满点骚话连篇。

    【公爹篇16】叫我名字(h)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 清欢 ) | 原創市集

    roushuwu.:

    【公爹篇16】叫我名字(h)

    楚娇此刻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很清晰地感受到抵在自己腿侧的硬物。

    她感到一阵燥热,扭了扭身子,却促得身下某人的肌肉越发紧绷。

    另一只手里还端着小碗,里面的冰沙在这炎热的环境中已几乎化为冰水。楚娇还没来得及放下,身体就被男人抱起换了个姿势,从侧坐变成了迎面而坐。

    但这一个不察,碗里盛的液体就尽数倾倒在了她的身上。

    “啊!”被那冰凉刺激得身体一颤,楚娇锤了男人胸膛一拳,“你小心点呀!”

    她低头瞧了瞧衣衫,撅起嘴,“这是今年最时兴的冰绡锻呢,人家好不容易才抢了一匹…才穿就被你这混蛋毁了。

    沈臻望着眼前因为浸湿液体而轻薄到近乎透明的衣衫,眼神黑沉,声音嘶哑。

    “没关系…”

    他低下头啜了一口少女胸前湿润的乳肉,口中含糊道,“爷下次给你买更好的…”

    说完,沈臻便像一只野兽般,隔着薄薄的冰绡大口啃噬着少女的脖颈、锁骨、酥胸,他摸索着扯下了繁复的诃子,少女的乳儿便直直地映入他的眼帘。

    两点嫣红的乳珠被刚才倒进的冰水刺激得挺立,紧紧地贴在薄如纱翼的上襦之上,他埋下头,一边将那浑圆的乳儿尽可能地含入口中.一边大手向下探寻,想要抚摸渴望已久的滑腻肌肤。

    那襦裙裙幅极多,沈臻摸索了半晌也没有找到入口,加之少女坐在他身上,他又不耐去解,干脆双手用力,直接一撕,那价值千金的冰绡便分崩离析。

    “啊沈臻一你个…”楚娇承受着胸前的酥痒,听见布帛撕裂的声音.直接狠狠地捏了两下男人的耳朵,这个败家子,知不知道这衣服她花了多少银子!

    沈臻却因为听见少女的呼喊而眼前一亮。

    “宝贝儿…你叫我什么?”他的手终于顺畅地探入少女的下身,一边解开她的亵裤,一边问道,“再叫一遍?”

    楚娇偏不,“公爹,妾方才叫错了~”

    沈臻的手指穿过密丛,来到了他渴望已久的花园。

    他双指逗弄般地按压在两瓣柔软的蚌肉上,忽轻忽重,像一个找到新奇玩具的孩童,把玩着,探索着。

    麻痒自下而上,楚娇被揉得忍不住呻吟起来。

    “没有叫错…”沈臻一点点将手指插入,“娇儿,叫我名字…”男人的命令带着不容分说,却又温柔万分。

    “唔嗯……”楚娇咬唇忍耐着小穴的瘙痒,“沈……沈臻……”

    ——————

    小剧场:

    沈臻:皇上,前几日您不是问臣想要什么奖赏么?

    黄桑:嗯,卿不是说什么都不需要,为朕做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沈臻:咳,臣就想要个不值钱的玩意儿。

    黄桑:说吧,难得看到爱卿有什么要求。

    沈臻:西夏先前进贡,有布料数匹,听说荣妃娘娘做了一百裥月华裙,五色具备,犹如皎月之现光华。臣……也想讨一匹。

    黄桑:噢?给你媳妇儿?

    沈臻:不……

    黄桑:行,不用多说,朕都明白,赏了!

    沈臻:(默默咽下一口血)谢陛下。

    交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