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规则小姐 - 第十四江父醉酒,却看亲女沐浴 爹爹的掌上娇(父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戈二早就知道江大小姐扮作侍从跟了过来,他一直想着该如何安排江大小姐。

    发现他家大人和他家小姐自有默契的解决这一问题,也就不再多做安排,后来他家大人要他安两扇屏风,他也只觉得他家大人觉得不方便,没有多想。

    他也没发现,在皇帝祈福又祭祖的这大半月,大人和小姐极少再在一起用膳,两人越过屏风坐在一起的机会少之又少。

    江家父女在这大半个月里,才真正像普通的父女一般,再没有了任何过于亲密的举动,可越是这样,江从文的脸色就越是严肃,处理事情与人交谈时就越是不留情面。大家只说,是因为江大人被发现了他自己一直隐藏的秘密。

    这么一说,倒也没错。

    江从文日日受者自己女儿对自己的冷淡,想着江明儿那日说的心上人,想遍了自己身边所有有可能接触江明儿的男性也不知道那日她说的心上人是谁,偏偏江明儿也没有再提起自己的心上人,江从文也不想自己主动的提起,他怕自己一说起,江明儿就反应过来要回京见她那心上人。

    直到皇帝准备班师回朝,晚上举办宴会并特意留下了江从文喝酒。

    江明儿算着时间,江从文这个时候应该是不会回来,便亲自给自己打好水,关上房门在自己的那一边沐浴。

    她和江从文向来都是错开,确定没人时,才会沐浴。

    江从文最近心里极其压抑,他恨自己对江明儿有了不该的想法,怕江明儿发现他的这些想法;他又恨江明儿自顾自的将心给了别人,想着日后江明儿出嫁,躺在他人身下婉转承欢,一连喝下了不少酒。

    皇帝发现了江从文的醉态,宽厚的让江从文先离席回去休息。

    江从文一路跌跌撞撞的,推开身边想靠近他的人,就连上前想扶着他的戈二都踹开了,推开自己房门,发现房内一片的雾气。

    江明儿当然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她害怕的叫出声,捂住自己的胸口,看着屏风底下露出来男人的鞋,那是她去年给江从文缝制的。

    这时的江从文,只觉的屏风对面传来的水声在吸引着他过去,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让他去那边看一看,就只是看一眼,当作喝醉了,无意的。

    江明儿看着自己给江从文缝制的鞋,带着江从文绕过了那扇一直挡在他们之间的屏风,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女子近几日因不再出门,便再也没有易容。如仙子一般的容貌带着羞涩,全身泛着红,或是因为泡在温水里,或是因为他那赤裸裸的目光。

    女子试图用双手遮住自己,可是却告诉那个正在看着她的男人,她的胸,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软到只要这么一捏,便能露出白嫩的乳肉。底下那纤细的腰,再往下,那被浴桶遮住一些的屁股,和因为她坐着,因为她双腿夹着,而看着不太分明的细缝。

    江从文发现自己的女儿下面,似乎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毛发。

    江明儿自然感受到江从文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身体上,她难受的当着江从文的面夹着大腿,心虚的想掩盖大腿里渗出的液体,却忘记了自己平日里自渎就是这样的夹着,也忘了自己现在还在水里,江从文根本不知道她是否有流出液体,反而这样夹着大腿,更让人遐想。

    “爹爹门,门没关。”

    江明儿的这一提醒,让江从文那想继续看下去,甚至内心变成‘碰一下’的声音烟消云散,江从文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看了眼自己底下那明显起伏,不断自我调息,之后闭上眼用低哑的声音对着房内说:“刚刚是爹爹喝醉了,明儿原谅爹爹,你是爹爹的亲生女儿,从小爹便帮你沐浴过,明儿万不用将这事往心里去”他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自我厌弃,说:“明儿明日便随着陛下回朝的队伍,先行回去吧,爹会给你安排好马车,不会有人发现你的身份。回去后,你若确定是那人了,等爹爹回京,便答应你和他在一起。”

    房里传来动静,让江从文知道,江明儿现在是从水里起身了。

    眼前还浮现着刚刚看见的江明儿的胴体,耳边却传来江明儿的声音,“那,多谢爹的成全了。”

    ——————————————————————————————————————————————————————————————————————————

    江大小姐: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江家老爷:我就这么看一眼,就要将我幸苦养的白菜让出去了。

    作者:首✛发:χfαdiaп。cоm(ω𝕆ο↿8.νi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