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前事关机(下)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一路到家已经快七点。

    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过得分外地慢。

    穆非进了屋和众人打了招呼就回了房。

    他掏出手机,上面提示有新消息。他就在门口站定,手指迅速一划。

    不是她。

    “怎么还不找我?在忙些什么?”   男人心里不断想。

    这么久不见了,靠着几条零散得可怜的短信问候,她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哼。

    男人随手把手机放在里浴室的洗手台,转身进了淋浴间。

    等洗澡出来,穆非下半身围着条白色大浴巾,露出上面劲瘦漂亮的身体。

    他首先是看了一眼台上的手机。

    在原地顿了一下。

    撇开眼,走到了旁边的衣物间里。

    穿上简约的衣裤再次出来,他走到洗手台前。一手随意拿着毛巾擦拭着湿发,一手拿起电话。

    没有一秒钟,他又迅速放下。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家里佣人恭敬的声音传来:“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下楼用餐。”

    穆非说了一声“好”。手里才又拿起手机,按亮屏幕查看。

    下飞机这么久,还是不断有新的消息进来。

    群里发小们说着:“穆大少蜚声国际,必须请客吃饭。”

    导师群:“国家艺术馆还有学校都准备颁发巨额奖学金。明天到校办理。”

    还有各种各样的email。

    就是没有她的。

    还是没有。

    穆非一下子少爷脾气上来。

    他的愤怒掩盖了蔓延的恐慌。他把手机一把扔到床上,开门下楼去吃饭。

    家里今晚人齐。这样传统的世家有着各自独特的规矩。朝廷灭亡后四代单传,穆非是独子独孙,主桌坐着核心家族成员,别的都在偏厅。他从小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向来是核心的核心,旁支的亲戚都已坐好坐齐,他才慢悠悠地下楼和人寒暄。

    老爷子去世之后就剩老夫人,穆非父亲算是族长。他儒雅的外表下是肃穆严格,现在上下团结,占据着各行各业领头位置。但说到底,穆家是书香名门起家,是国与国之间相交的软政治,外头多风光厉害,于官不怕大的京城里,始终进不了最核心的政治圈子。

    老太太一见孙子眼睛都笑成了缝:“我们家非非为国争光之余还越长越俊了。听说颁奖礼上,连西班牙王妃的小表妹专程去看你了,这有没有点意思啊?”

    穆非心里本来那点愤懑更增长起来,但他脸上依然是知书识礼的模样:“奶奶不要这样说我。您可不要再叫我非非了。”

    一下子引得老夫人和亲众哄笑。

    “哈哈哈...我的乖孙长大了,老婆子是不该这般抹你面子。来来,看看你,瘦了这么多,快吃饭。”老奶奶象征性地提了筷,其他长辈都接着赶紧提筷。

    谁敢饿着独苗苗的肚子?

    食不言寝不语,通堂只有碗筷之声。

    坐在父亲左侧的穆非没食几口,便放了筷。

    在一旁伺候老太太的母亲看了一眼这一桌子菜,问道:“都是你爱吃的菜。怎么回事?没有胃口吗?”

    眉眼精致的男生垂下眼,乌黑的睫遮出一片阴影。

    他心里越来越空荡。

    这种感觉在最近几个月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像是什么他一直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还是从他紧握的指间流失。

    “嗯。可能是时差。”   穆非听自己回答道。

    老太太着急了:“那可怎么办,赶紧去休息吧。你母亲待会让人给你备点夜宵。”

    大家长发话了,穆非父亲也沉声道:“是累了,去吧。”

    从实验室出来已经晚上八点多。

    安子兮从外面储物箱拿出书包,准备回宿舍。

    她心情很差。

    和穆非在一起的叁年,除了身边信任亲近的一两个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所有所有的人都以为穆非还是单身。

    他当时和她说了什么理由她已经记不清了,好象是个挺严重的后果。那时她一心想着能和男神在一起,什么都可以答应。

    所以有了后来的无数次。

    无数次碰见了,和自己一样青春洋溢的女孩,不乏校内外系花校花,对着自己的男朋友告白;她在一旁躲着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无数次,她兴高采烈地和他分享她身边的奇闻趣事,他总是冷淡不解的模样。

    无数次走在校园看着来往的情侣,她只想也和他们一样,可以牵一会儿手。

    约会艺术馆的前一晚,她做足了功课,把相关时段的画家和时代风格之类的历史倒背如流;但是心里只有数理化的安子兮,怎么也搞不懂男朋友赞赏的莫奈,还有那画家对着自家庭院画的《睡莲》里的光与影的交错的时空。

    那些雨季找不到他的日子里,看着别的妹子男朋友送来的伞幸福和她道别,她只能自己深吸一口气拿书顶着头跑入雨中,那时她都觉得没关系。

    毕竟他背景厚实品学兼优,是人所皆知的学校荣耀,是令少女春心荡漾的学长。

    能得到他,是自己叁辈子修来的福气。

    安子兮大学时期还有些婴儿肥,五官脸蛋算是出彩了。可在穆非的耀目光圈下,将日日穿白大褂躲在实验室的小女生掩盖在了阴暗处。

    像一只丑小鸭。

    不伤心吗。

    不介意吗。

    当然会的。

    她默默在夜里哭湿了枕套。一个人坐公车坐着坐着就泪流满面。

    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吧,真的累了。

    追逐他,拥有他,好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