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29.舒服吗?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房里响起了女人媚惑的低吟。

    等她摸够了,梁易松开她胸前作乱的手,抓住无骨小手一路向下,探入了自己的裤内。

    沉甸甸的肉棒早就兴奋得粗壮硬挺,滚烫诱人。

    他的性器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大和长,挺立时粗如女生的小手臂一样,青筋鼓动,菇头粉红饱满。能吞下他阳物的人会有绝美的享受。

    但事实上,碰到这样的巨物,普通女人选择的是逃跑。最常见的结果就是疼得几日不能下床,严重了甚至要上医院躺着。这样的性交着实不美。以前的梁易不爱找女人发泄,有许多外因,其中也有对女人事后的各种行为而深感反感。

    碰到安子兮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意外。

    意外的好插。

    也意外的顺眼。

    能完整的容下他,让他得到性欲的满足。

    梁易慢条斯理地按着女人的手指,握住了自己。

    安子兮一直缩手,也不会自己动。

    “没弄过?”   他亲了下她的额角,挑眉问。

    “当然没有...”   女人的眼角被他刚才吻的染上了微红,透着湿漉漉的水汽。以前穆非只爱插她、没让她做过这事,生理期时更是不会轻易碰她的。

    她手里套着男人天赋异稟的阳物,第一次实打实地感受到,曾经插入自己身体的这根物件是多么有分量。

    她羞涩又自然的答案让阳器马上又涨了一圈。

    男人让她把肉棒从裤里掏出来。

    那物件一离开了内裤的束缚,甩动着打了一下女人的手心。

    床头灯被指令打开。

    梁易瞳孔深处中如泼墨般流动翻滚,手上却是温和细心地教着她如何取悦自己。

    他细细亲她的小嘴,声音磁性沙哑:“好好学。”

    大手下让女人嫩滑的小手握紧加速,舒爽了好一会儿,又开始教她用拇指揉摸自己的龟头和冠状体的线条增加更窒息的快感。

    他炽热的唇一路往下,吸着女人脖子动脉上的一处,“...今晚要帮我弄出来,嗯?”

    这阴茎实在过于粗大,安子兮两只手都用上了。

    身前的男人开始低喘着气,不再亲吻她,而是低下头认真地看她的手一上一下努力套用着。

    昏黄的灯光下,暧昧淫靡的气味充斥在空气里。

    偶有一两声属于男性的低低的嘶哑声,让人听得脸红心跳。

    安子兮心里紧张,手上按着他的教导小心翼翼的动作着,涨红着脸小声问:“舒,舒服吗?怎么还没出来?“

    手腕都酸了。

    此时的梁易眼里染上浓郁的情欲,额上铺上一层细汗,平日线条分明又禁欲的五官看起来性感又诱惑,看得安子兮呼吸都乱了。身下不受控制噗地吐出一团湿热的液体,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经血。

    “累了?”男人张着手在她衣服里揉捏着。“换成舔的?”

    “不,不要!...”安子兮花容失色,这玩意儿往嘴里怼...明天哪有力气吃饭。

    虽然手臂酸了,为了保住嘴巴,还是更努力地让他出来吧。

    梁易也没逼她,只低头注视女人青葱白嫩的手,正乖巧圈着自己的肉棒快速动作着。圆润龟头变得更为饱满怒放,已经从深红色充血成了带紫的红。肉棒膨胀伸展着,青筋蠕动突起。

    小女人技术青涩,真算不上好。可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伺候男人。

    隐秘占有的快感窜了出来。

    他想像着,自己身下的傲然硬物直直怼进这女人的温热小嘴里,深插在她的喉间,惹得她泪水汪汪的模样。

    深埋在理智和修养下的骇人欲望瞬间泛滥全身。

    “总是要舔的,下次连同插你一起。”

    男人微阖起双眼。

    带着雄性荷尔蒙味的浓稠白液突突地从巨大阴茎上的小口喷射而出。又急又多,射得安子兮满手都是,连她身上的黑色底衣上都挂满了一缕缕粘稠的精液。

    就像如此占有了她的身体一样。

    安子兮在柔软的灯光里偷看着梁易高潮射精,只觉得这世上没有能比这更性感魅惑的表情了。她沉迷又愉悦,自己也被撩拨出如高潮般的快感。

    等清理干净再次躺下床,两人再自然不过地拥在一起睡了。

    想着自己明天离开,安子兮暗叹一声。

    出于礼貌,她贴着男人胸前开口,“那个...我明天就离开了。”

    “嗯。”

    “下次...什么时候再见你?”

    男人沉吟片刻,“...最快,二月底。”

    两个月呐。

    “那,那个什么,我有需要时怎么办?”   但事实上,实验室高压工作使人变成性冷淡。

    梁易被她逗得低低笑了一声。最近他情绪一直还不错,便哑声回应她:“知道你今天难受,”   声线变得性感磁性起来,“下次一次补给你。”

    这奸商,怎么说得是她欲求不满了。再说,这是正常生理需求好吗。

    安子兮手上搭着男人劲瘦有力的腰搂紧了他,闭上眼一副要睡了的样子:“不用了,谢谢您好意。”

    跟正常男女关系不同,猝不及防、缺失道别的分离是梁易和安子兮之间的常态。

    真是坐实了长期炮友的关系了。

    女人七点起的床,醒了一摸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已没有温度。

    这两人见到面时,是如胶似漆、恨不得身体紧紧连在一起;一旦不见面了,便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进入某种角色,可以马上形同陌路。

    安子兮自己都为自己的这种“新技能”叹为观止。从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从未想过自己是这种人。 她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箱,又在屋子里走了两圈,确定没有落下任何一件自己的物品,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前往悉尼的飞机十点半起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