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9. 吃个晚饭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入夜。

    静谧的河面是沉默的序章。

    不算宽敞的河体流淌在繁茂葱茏的树群间,河上有一条装饰华贵的游船。

    游船上有室内和室外之分。

    室外是纹路简洁的优良木质所制成的平整甲板区,上面铺上了从中东运来专供英国皇家的大块地毯。

    室内分两层楼:一楼是客厅模样的装潢,敞着全玻璃落地大拖门。这与室外甲板区成一个大平面。而二楼应该是工作人员区域和控制室。

    在甲板地毯中央,已被布置好精美的餐桌和两张小牛皮靠椅。旁边不近不远处竖着两个取暖器。即便如此,伦敦入夜的温度还是很入骨的。

    安子兮刚才踏出庄园建筑楼时,威廉斯已经不知从哪儿找来合她身形的狐毛披肩,把她颈脖双肩统统给遮住了。

    上到这艘私人游船上,安子兮才看清了大概五十米外的河岸两旁,绵延不尽的葱郁树枝上挂满了点点灯光。

    十里繁灯。

    千万盏数不尽的小灯加在一起,点亮了她触目所及的所有的河景。

    女人所处的船体只有几处小火炉的火焰颜色,对比河体的震撼这里暗了许多。

    河上波光粼粼,清澈水面映着岸上的闪烁灯光,汇聚成了更为丰富饱满的色彩。

    一眼而去,竟有一种站在了华丽璀璨星河中央的错觉。

    安子兮眼光盈盈,毫不吝啬地赞扬道:“这里好美。”

    看是顶喜欢这里景色的。

    女人心里清楚,这样的梦幻景色并不是专为她这个路人甲创造的。而是背后有说不清的多少人、多少力量为了取悦身边的这个男人,而去努力设置的。

    这些花哨烧钱的玩意儿给普通人家也只有国庆新年大节日才能看见。对梁易而言嘛,说不定这也就是他的日常用餐的前菜。

    男人陪安子兮站在游船前端的栏杆边看了会儿,低头问   “要开船么?”

    “好呀。”   她微笑回应,“还是说开一阵再停下?嗯...等主菜上桌了就停下,好不好?”安子兮侧头认真地建议。

    梁易应了她便带着她坐到餐桌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保镖模样的粗犷男人四散各处,其中几个上了楼。

    不久船便慢慢地开动了。

    威廉斯领着今天的米其林大厨出来介绍,说今晚准备的是法国菜还把前菜主菜甜点的品名都报了一遍。

    安子兮又狐疑地打量了这老派管家一眼。

    威廉斯继续克制有礼面无表情。

    你说这奇不奇怪?

    要知道,除了地地道道中国餐,她最喜欢的菜系就是法餐。

    高端餐饮的惯例是用餐的人吃完一道菜,放下刀叉了,才能上下一道。

    这对侍者厨师们对时间把握和客人习惯了解程度的要求都非常苛刻。

    安子兮没管桌对面的梁易用前菜的快慢,自己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吃着。偶尔赏两眼美景美人,简直美哉。

    相处下来,安子兮倒也看出梁易是个不喜言语的男人。

    有的人不喜言语是讨厌开口去处处解释浪费时间。而梁易直接是那种连下达普通指令都不曾开口的人。

    身边跟着个个都是人精,有读心术的那种。他们通过事前充分准备、揣测、数据分析过往习惯,就能读懂上位者想要什么,厌恶什么,然后尽力完成——尽管上位者什么都没有说过。

    男人和女人安安静静地吃着,一句交谈都没有。

    从见面到现在,两人身体更是连头发丝都没有接触过。

    主菜上来后,船停在了绿树和灯光环绕的河中央处。

    大厨给安子兮今晚安排的是深海鳕鱼排。

    和大厨一起前来的资深法籍侍者一直跟在威廉斯旁边服务二人。白衣侍者走近,带着些法音的英文,有礼地问安子兮:“尊贵的安小姐,请问需要配酒么?今晚有北法酒庄运来的白葡萄酒,要安排试饮吗?”

    说来安子兮的同屋王小喻,家境在美国是十分殷实的。王小姐姐一心想当网红投身于时尚事业,偏偏家里要她读医读生化做研究。王小姐姐家里一大堆奢侈包箱衣饰到处乱扔,未到周末,朋友圈家族群比弗利明星群派对已经是开也开不完。

    小姐姐现在混成了知名街拍博主,坐拥上千万ins粉丝,常被邀欧洲看秀,但当博主收入的钱还不如有时周末开的一瓶红酒。王(伪)学渣拉着她的偶像女神安子兮去过几次朋友生日会,美其名曰帮女神找归宿。

    所以说到酒和圈内礼仪,天生丽质的安大学霸肯定是能上及格线的。毕竟当成课本读一读就会了。

    安子兮稍稍转过身,微笑抬眼回视侍者,小声问:“那,有gewurztraminer吗?”

    那侍者眼里透出些许光芒,恭敬答曰,“有。尊贵阁下,请让我为您准备。”

    两人交谈没注意,咱职业管家威廉斯身上可安装了一万根感应细毛。他敏感地注意到主人眼神在对面二人身上的时间多停留了0.5秒。

    职业管家等安子兮的碗碟更换完毕,跟随着这侍者一同离开,进入室内厨房。

    “要不要一起喝?”安子兮心情颇好地问。

    “不用。”

    看他冷淡的模样,安子兮没头没尾地又发问,“欸,梁先生,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男人放下叉子表示吃完。直直回视她——我不回答没意义的问题。

    安子兮自觉讪讪,好象是问了个挺蠢的问题。是啊昨晚不还叫着的嘛...

    跟这人聊天能把天聊死。

    跟自己聊天会被蠢死。

    唉,她可能只是希望自己不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甲乙丙吧。

    “嗯...梁先生,我明天就离开伦敦了,今晚能把我送回酒店吗?还有,”女人也放下叉子,声线软糯,望着他浅笑道,“谢谢款待呀。”

    梁易抬了抬眉,漫不经心地回她,“客气。”

    ————————————

    作者:不出意外,下一章能肉了吧。唉,好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