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7. 没有止痛药可以治我的头大(回忆h)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经纪人贺廷匆匆领着助理和穆非进入o2场地。

    三人衣着得体但仍看出有些凌乱的痕迹。贺廷一边走着一边和各方幕后打招呼。

    今晚的主人公穆非冷着一张脸,他身边除了贺廷和小助理阿聪,三米之外无人敢靠近。

    好不容易一路到了化妆间。

    门一关,穆非立马皱眉道:“我要出去。立刻,马上。”

    贺廷看了一眼助理,阿聪马上反应过来,转身出去,轻轻关门。

    这时,贺廷才说:“穆非,非哥,我求你了,外面几万人等着你呢。这里是英国,你知道多少人为了你这一晚从欧洲别的国家跑过来么?”

    穆非没有说话,从身上拿出烟盒抖了一根烟点上。眉目在升起的烟气里迷蒙得看不清。

    从大学室友变成今天这样利益共同体,贺廷知道并没有说服眼前的男人。看着这个能让万千人着迷疯狂的男人,贺廷深深叹息,真是一点都不能发现关于那个女人信息。

    平时看起来挺高傲禁欲的一人,立马就能发疯。

    贺廷又说:“你找她找了这么久。怎么就在这里看见了呢。会不会是看错了?”

    一直冷着脸的男人终于有了别样的反应,他皱起好看的眉,精美的五官在烟雾里更有颓然之美。

    “不可能。一定是她。”   他说。

    转身要往门外走。

    刚刚在车里这疯子就说要立马下车找人,如果不是自己和助理连连拉住他,怕是要追出巷子外面去了。两人费了老大的劲儿,连拖带哄绑架穆非上车继续行程。

    贺廷感觉头都被这祖宗弄大了。

    他赶紧扯住穆非不死心地劝:“演出马上就开始了。非哥你努力这么久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难道要放弃了、回家认错吗?!”

    “贺廷!!如果真的是她怎么办?她等着我找她,等不到就会生气,生气了就躲得更远了...”俊美的男人试着甩开贺廷的嵌住他的手,死死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们已经分开很久了。贺廷想着。

    她没有等你。

    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作为穆非的老友加经纪人,这几年旁观者般看着一切发展,这些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贺廷深吸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和语气,轻轻劝着:“穆非,不能走。不是为了我为了粉丝为了你的声誉。如果你没看错,安子兮就在这附近出现。说不定是悄悄来看你表演的呢?你不上台,她又怎么看得到你?”

    穆非指间香烟已经烧到了顶,他的手被烫了一下,松开了烟蒂。他低垂着头,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眼,只见紧抿的薄唇。

    过了快一分钟,贺廷才感到男人紧绷的肌肉松开了些,那疯狂紧迫的气压缓缓从空气消散。

    “阿廷,你知道我的。”穆非低沉嘶哑地说了一句。

    贺廷双眼立马就红了。他重重点头,“嗯,我知道。哥,我真心想你好。”

    “嗯。”穆非没再看他,转身到化妆台前坐下。

    那孤立的身影,挺拔而寂寥。

    化妆镜前的男人微阖双眼。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某年的夏季雨天,他和她躲在他的画室里。女孩笑得弯弯的眉眼,柔软的秀发轻拂着他的胸膛。

    胪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都是让他染上毒瘾的美梦。

    两人赤裸的身体相交相错,他将自己发烫的阳物慢慢地埋进她紧致的小小肉穴中、再一下一下地抽插着;女孩紧紧攀附他、吞吐他,亲吻他好看的锁骨。

    两人在阴霾的雨天里一次又一次直达彼此的灵魂。

    他轻抚她的美丽鬓角,她低低向他诉说爱意。

    那时的他,是那么的欢喜。

    欢喜她所有的爱语和每一次触碰。

    沉迷着哪怕只是从她眼角微露的光芒。

    他将所有说不出口的爱恋和悸动宣于笔尖,染在画纸之上。

    和她一起之后,他的画作是多么的色彩斑斓、天马行空,光芒四射。

    而从女孩离开自己那一天起,所有灵感被瞬间摧灭折断。

    七彩绚丽变成了沉沉暮暮的灰烬。

    过去几年里,上千画纸上除了她灵动的回眸和娉婷的侧影,再无其他。

    他后悔,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爱她。

    为什么从前那么多次看她失落灰心的神情,矜持骄傲的自己说不出一句给她安全感的话语?

    可能,是持着她勇往直前又无穷无尽的爱恋,让他可以为所欲为,秉持自己的孤傲矜持。

    安子兮一定是生气了。

    生气了躲起来。

    还气我找不到她。

    可是明明...

    我已经很努力了。

    当穆非像做梦一样,站在高灯闪烁的巨大的o2体育馆表演台中央,他环视一周辽阔的排排而上的梯级座位,那里除了粉丝打出密密麻麻星星点点荧光棒的光芒,再难辨认每一个人的脸。

    体育馆上两侧巨型高清荧屏特写着台上孑然独立却万千宠爱的男人的脸。

    他的眉眼深深注视着每一个坐位上的人。

    话筒将他清冷悦耳的声音传遍四周。

    男人在表演之前一字一顿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又用地道的英文又重复了一遍。

    全场瞬间爆炸式地被点燃。

    浓烈的气氛夹杂狂飙的荷尔蒙直冲馆地顶端。

    ——   “宝贝,如果你在场下,请你找到我。紧紧看着我。”

    “唯有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