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5. 商人和科学家不是禽兽(H )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有别于第一次在山顶上,那是天为被地为床的打野战,场地所致技术所限啊。

    昨晚全能管家威廉斯照足了男人喜好提供顶配设置。酒吧台、床边、浴室,室内温泉....都是有硝烟的战场。

    这哪里是安子兮以为的什么玻璃花房,这想法要被威廉斯听到估计能气出他一口老血:这活脱脱就是一座水晶宫楼好吗?每一块水晶墙砖都有它自己的身份证书,每一处都是完美的艺术品。

    威廉斯他心情不错,毕竟是身处自己出生的城市,总是有亲切感的。

    只是,他跟随主人许多年了,从不曾见过主人如此放纵。

    老派自律的管家一如既往地清晨起来,准时为主人准备营养早餐各式茶点,还有繁杂的日程报告和会议计划。

    七点一到,他便整齐地身着西装三件套,笔直站在外面门边等候传唤,谁知被昂贵水晶楼里的男人在传呼器里压低声音一句话赶得老远。

    老管家表示很懵啊。

    水晶楼内,四处静谧幽深。

    隐约可见卧室中央是乔尔格蒂特供的巨大宽敞的床,上面有个线条起伏的女人身上红红紫紫,痕迹斑斑,模样实在可怜。

    她早上昏昏沉沉醒来,想要起身离开,还没坐起来就又被拥着她睡觉的男人压在身下。

    微亮晨光之下,男人五官轮廓朦胧,蒙上圣洁又邪魅的光辉。

    还迷糊着的安子兮吞了把口水:

    此等美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男人裸着身体,只有薄被堪堪遮到腰窝处。

    他埋头吮吻着身下女人,没做什么前戏就抬起女人白皙笔直的长腿,俯身压着她的身子,将粗大的阴茎深深埋入了她的身体。安子兮昨晚跟着他纵欲,身体极度敏感,一插就有淫水源源不断地从两人相交处流出。他旺盛欲望四起,一上来就用力地顶着花心柔软处,用硕大的龟头撞她最里面的那个小口。晶莹乳白的浆液从穴口流出,啪啪的水啧声响起。

    才插没多久,屋内女人就开始低低呻吟着求饶,可怜兮兮地随着男人的抽插而断断续续,“....呜....轻....受,受不了了的。”

    紧接着,女人下面的那小小充血嫩穴又开始敏感蠕动着,越绞越紧,不停吞吐裹紧着男人的粗壮的肉棒,准备要泄。

    男人眼神瞬间变得极为幽暗危险。掐着她凹陷的腰肢猛烈抽插她的软肉,贴近她耳侧:“...不准逃。抱紧我。”

    安子兮被他撞得灵魂出窍,高潮汹涌澎湃而来。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她细细哑哑叫了声“梁易”,扬起漂亮的颈脖,两颊坨红,闭眼享受着他给她的快乐。

    男人看她美丽的高潮模样,静谧的光线照在女人温柔悱恻的下颚线。身下的阴茎被她湿润紧实地包裹着,一阵阵的收缩触动让他舒服不已。

    是个销魂窟,欠操。

    梁易慢慢地等她过了至高点,细细品着女人穴里抽搐绞紧的蠕动。接着又挺着长长的阳器继续更用力地捣弄她最深处。

    安子兮又累又爽,下面被涨得满满的被他完整地捕获操弄着。她手上使了力气抓着男人宽阔有力的背肌,眼里满是湿润,声音软得像棉花糖,“梁,梁易...不要了好不好...真...装不下了....”

    梁易转头亲吻她红艳欲滴的唇瓣,身下肉棒深深,每下顶到了宫口处。体内喧嚣着吞噬下眼前女人的欲望。

    男人低哑哄道:“再射一次,嗯?”

    女人听了立马鼻尖红红、抽泣着摇头。

    这倒让梁易头次觉得,女人这种生物可以挺可爱的。

    “子兮。将子摘兮。”   言罢,男人阴茎大起大合加速鞭弄她,唇上却温柔地游走在她锁骨和颈脖。

    最后他托着她的后脑深深与她拥吻。

    饱满的阴茎将大量浓厚白浊的精液抵着宫口源源射出,和她一起到达令人头脑晕眩的高潮。

    陌生的人之间,为什么可以做出如此亲密的事?

    亲密到,最私密的区域被占有,最敏感的地方被包围。

    一夜情被人过分解读成放纵的愉悦,低估成只是泄欲的途径。

    若让一个人在另一个陌生人面前脱下裤子、展现私处,是无耻、害羞、不正常;那为什么将那个私处捅进了陌生人的身体,就可以被歌颂?

    人类可以与陌生人性爱慰藉欲望,是兽类的天性。

    男女肌肤之间亲密,总是靠某种异样的心跳牵连。

    水晶楼内,博弈的是逻辑理智至上的商人,和万物循定理的科学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