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纯牛奶还纯 - 4.捕获。upo18.com 子兮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推开门,低头收伞。更多小说请收藏:upo18.

    一缕碎发滑落脸颊,安子兮抬手拨了拨,将它顺到耳后。

    再抬眼,里面的空间和摆设是低调奢华,有看起来软绵舒适的大幅白色羊毛地毯,长长的软皮沙发一看设计就知道意大利老牌bb的定制手笔。

    扑面而来还有温度适宜的暖气,将她一身水气和寒意驱赶。

    噢不对这些并不是重点她身体一切的外在接收器官都在运行,却无法将信息传达到主人的大脑皮层,形成意识,而是被残忍的过滤掉了。

    因为大脑正被更重要的讯息占据着。

    安子兮看到了那个男人。

    在山顶上的那个占有了她一夜的男人。

    他和上次看起来十分不同。穿着剪裁得体手工精良的白衬衫黑西裤,打开了一颗纽扣,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一长脚微屈踩在脚踏上。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修长贵气的手里拿着个水晶烈酒杯,里面是一颗圆形的冰块和澄黄的酒液。

    男人眸色深深。

    “是你”   安子兮瞪着圆圆的眼睛。

    男人没出声。也没有改变动作。

    她歪歪脑袋   “打扰你了吗?”

    低沉的嗓音响起,“喝酒么?”

    安子兮盯着他手里淌着的酒液,停顿了几秒。

    然后她笑了笑,“嗯,要喝。”   便往酒吧迈步。

    男人起身拿了杯子,夹了几块方冰,倒了半杯和他一样的酒。

    女人在一边看他。

    男人将酒杯递给她,眼睛从捕获女人那一瞬间就流连在她身上。

    视线里的她举起杯吸了一小口。像是小猫舔水一样。

    女人似乎很满意这酒,点了点头后,直勾勾回视他,没说话。

    时间静静流淌而过。爵士乐一首之后似乎播完了,完全停下来。

    周围没有别的声音,只有微雨敲打的轻响。昏黄的灯染了暗夜。

    男人抬起手,高雅修长的食指屈起。安子兮感觉犹如蝴蝶落在了花瓣般,触觉反馈在她细腻的脸颊上。

    她终于展开愉悦笑意。男人盯着她,眼底深深。

    “梁易。”   她舌尖轻吐。

    闻罢,男人也终于勾起一点唇角。   “不辣吗?”

    “嗯?辣呀。好呛的酒。”

    梁易举起自己的杯喝了一口。

    然后,低头压着女人的唇,一滴不剩慢慢地渡了过去。

    完毕了才抵着她的唇低语   “再喝一口。”

    始料未及,有点呛口。安子兮眼角微红,却乖乖吞了这口酒。

    她觉得她的世界开始有些模糊。这种模糊让她欣喜,让她快乐。

    有一层捆绑她已久的枷锁即将完全脱落。久违的轻松感像弥漫的春水围绕她的身体。

    这酒,不错啊。她心想。

    男人鸦睫压眸,将女人的表情收于眼底。他抚开她脸边几缕碎发,缠绕几圈在指尖,似是有趣的游戏。

    迟钝的安子兮这才渐渐有几分害羞,加上酒意,脸上染上漂亮的粉红。

    唉呀,这个男人像是行走的春药,只要靠近便不得理性思考,脑子和身体都会失控。

    他光洁修长的手指,低沉磁性的声音出现,她就像个色女一样朝他扑来了,给酒就喝,说亲就亲。

    她抬眼,原本停留在他胸口的目光缓缓上移,从他精致英俊的五官扫过,望进他无尽的眼里。

    有些人惶惶终日,眼中无物。

    有些人却不能轻易给人回视,否则灵魂会直击心底。

    雨声渐大,嗒嗒地打在玻璃房顶。

    窗外是寒冷的伦敦深夜,房内是温热气息不断地上升。雾气自然而然地铺上了每一块玻璃上,渐渐地,难以从窗外窥见房内的一切。

    刚才安子兮进入私人花园入口的高大玻璃推门,已被人妥善关上。

    门边只剩一把伞的伞架也不知何时被移走。

    普通房客再不小心从同一长廊路过,向玻璃门外看去,也只能看到埋在黑夜里的郁郁葱葱高低不一的绿植的映像轮廓。

    除了这个酒店之前的主人,不会有人知道或猜想到,这门外有另一番世界。

    这间经营数百年辉煌高贵的酒店,今日正式被纳入via财团之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